=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灿兴】Let's dance!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一个一见钟情的故事。

原来还安排好了其他的情节,动笔之后才觉得似乎这样的结局才是最合适的。

BGM:Delusional——Simon Curtis,很带感的歌,可以配合一起食用

食用愉快!:D



1.

  朴灿烈第一次遇到张艺兴是在某个酒吧里。

  灯光昏暗却又绚烂至极,整个酒吧内弥漫着酒和情欲的浓烈气息。朴灿烈平时不太喜欢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却因为这是离新公司最近的一家,也只是偶尔独自来喝两杯酒消遣一下晚上的时间。

  他就是别人说的那种挺无聊、不太好玩儿的人。

  突然之间全酒吧的灯光暗下来。什么,停电了?朴灿烈拿起酒杯灌一口,周围尽是一片“哎?”“什么情况?”的声音。
  啪的一声,舞台上的灯光再度亮起。

  舞台上站着一个穿着寻常款式背心、戴着黑色爵士帽的男人。朴灿烈微微眯起眼睛望向台上,从上而下照射下来的灯光被带着手套的左手抵住的帽檐挡住,看不清容貌,只能看见显得挺清瘦又能看出肌肉线条的身体。

  音乐响起。

  ——动作干净利落,真是漂亮。朴灿烈不禁在心里感叹,即使是他这个不太懂舞蹈的人也能看得出来,每一个转身的力度都恰到好处,伴随着音乐节点的wave,腰部柔软又灵巧。

  ——Here’s to all the people who’ve been trying to keep me down.

  ——Got their fingers in my collar trying toturn me all around.

  ——I find it so funny to hear how much theyhate.

  浓厚电子风格节奏的旋律,灯光刻意地打得有些黯淡,让人看得不是很真切,显得气氛暧昧绮丽。

  爵士帽被取下,舞者伸手把帽子扔向舞台边缘。朴灿烈站起身,兴趣盎然地想看看那人的样貌。原以为必是个冷美人,却意料之外地看到一张清秀白净的面庞。

  把刘海梳上去的发型透出几分凌厉。下唇丰润又是通透地泛着粉红色。即使带了舞台妆画了眼线,但是掩不住眉眼之间露出来的稚嫩的气息,眼尾微微下垂,显得单纯又温柔。

  朴灿烈不自觉看入了神,不知是太过吸引人还是酒精的缘故。

  那个人用眼神扫视了台下观众一圈,随后似乎是锁定在了朴灿烈这个方向。虽然他也没有自信到能确信是在盯着他看的地步。


 

2.

  一曲结束,酒吧的灯光又再次亮起,他向观众行了一礼,身影伴随着欢呼声消失在舞台后方的帷幕之后。

  朴灿烈现在脑内循环播放着刚刚的那首音乐,默默地坐在吧台那儿喝了会儿酒。有几个化着精致妆容的女人似乎是对他有点兴趣,走过来主动搭话想请他喝一杯,他心里乱成一团,干脆拒绝了。

  “玛格丽特一杯,谢谢。”

  质感有些清凉的声音在身旁响起,一个陌生人坐在了他旁边的那个空位置上,朴灿烈转头想看看来者是谁,却意外地见到了刚刚还在舞台上的那个男人。

  应该是表演完后卸了妆换了衣服过来的吧,身上已不再是那件背心而是换了件体面的黑衬衫,刘海放下来软软地垂在额前,眼线也卸下显得更加清纯几分。

  “看我跳舞了吗?”那人伸手接过waiter递给他的玛格丽特道了谢,像是问句实际上朴灿烈知道他肯定看到自己了。

  “嗯。”朴灿烈用三根手指扣住酒杯口边回答他的问题,“你跳得很棒,不如说……”他想了想,“很性感吧。”

  身旁那人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颊边深深陷下去的酒窝也跳出来,显得温柔又温暖,“谢谢,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跳舞。”他随之大大方方地补充了自己的姓名,“我叫张艺兴。”

  “朴灿烈。”更像是礼尚往来的表现,朴灿烈瞥一眼他面前盛着透亮蓝色液体的酒杯,“你喝玛格丽特?我还以为只有女孩子会喝这种酒。”

  “嗯,我比较容易喝醉,俗称一杯倒。”张艺兴笑笑,“今天高兴喝一杯,也要挑点度数低的。”

  酒不醉人人自醉才是。

  “朴先生有意赏脸吗?”张艺兴举起酒杯,“就今天晚上?”

“今天晚上什么都行?”朴灿烈也含着几分玩味地看他,跟他碰了个杯。

“什么都行。”光彩似乎在那双好看的眼睛中流转,“除了心,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完了,可这一眼却偏叫人动了心。


 

3.

  张艺兴抱着一沓文件心情复杂地站在办公室门口,鼓了勇气想敲门,犹豫了一下又咬着手指收回去了。

  平时关系不错的同事的女孩子倒杯水路过,看他已经持续这个想进不敢进的状态好久了,关切地打趣,“Boss今天脾气不好找你罚站?”

  “一言难尽。”张艺兴摆摆手,作欲哭无泪状,“没事没事你去忙吧。”

  同事对他的举动感到有点奇怪,不过既然他这么说也不好再说点什么,想必是工作上出了什么岔子老总不满意找他谈话了吧,新人总是要经历这些事情嘛,她偷偷地在心里默许了这个答案。

  “Boss要是说你哪里不好你改就是了,别太放心上了哈。他年轻脾气大。”姑娘喝一口水拍拍他的肩,“我回去啦。”

  站在原地再三考虑许久,张艺兴最终还是选择早死晚死都要死这句世界真理,忐忑不安地敲了敲门。

  “谁?”

  “是我……”张艺兴清了清嗓子,自报来意,“我来给您送个今天下午开会要用的文件。”

  里面的人沉默了一秒钟,“进来吧。”

  朴灿烈坐在电脑桌前面翻动着什么,脸上还是平时对员工那种像是谁欠了他八百万的脸,五官又偏像是雕刻出来的精致和好看,衬衫的扣子扣到最上一颗露出来脖颈。张艺兴偷偷地咽一口口水,在心里沉痛训斥了一下自己看到美色就移不动脚的破习惯。

  “那我就给您放这儿啦!”张艺兴把手上的东西啪一下放在朴灿烈面前,转身就想走。“您记得下午开会拿好哦朴总。”

  “急着走什么?”朴灿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昨天让你做完再走的东西还是没做完吧?”他听到椅子被推开的声音。是张艺兴预料之外的反应,他默默地给自己点一根蜡烛。

  他感觉到自己从背后被人抱起来,朴灿烈什么时候劲儿这么大了自己怎么都不知道。

  张艺兴听到一阵纸张哗啦啦掉落下来的声音,他有些惊慌被抱坐在身后的办公桌上,面对着朴灿烈的一张俊脸,距离极近,他甚至都能听到面前这人一下一下的心跳声。

  朴灿烈盯着他的眼神专注又谨慎,像是在仔细端详什么世界级瑰宝一样。张艺兴想到这儿忍不住轻轻笑出来。

  “笑什么?”朴灿烈又凑近来,声音是跟初见时一般低沉、有些沙哑的质感,“讲给我听听?”

  “没有,”张艺兴被他的呼吸弄得痒得很,急忙躲避,“你靠得太近啦。”

  朴灿烈双手撑在他身下的桌面上,微微侧了身凑到他耳边,“……当做是昨天工作的弥补”又像是在撒娇的语气,“你准备好把心也一起交给我了吗?”

  张艺兴一愣,接着是随之一笑,也低声补充一句,“那麻烦工作狂朴总自己锁下门。”

——END. @羽寒 

14 Feb 2017
 
评论(1)
 
热度(63)
  1. 世勋家的甜蕾徐燃 xback 转载了此文字
  2. 徐燃 xback夏鹿 转载了此文字
    🚗
  3. super-cho夏鹿 转载了此文字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