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灿兴】恃宠而骄

强行年上兄弟梗(。

好啦我就是玩玩儿,食用愉快!:D



1.

  “哥,我不想做题了。”张艺兴朝天嗷呜一声,放下手中的水笔,躺下在地板上,“我感觉我脑子要炸了。”

  “没门儿。”朴灿烈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拎起张艺兴的试卷送到他眼前,“你看看你都考了点什么。地板上凉,起来休息半个小时再接着回来做。”

  “家教负责伙食问题吗,”张艺兴伸手摸一下自己软软的肚子,“饿了。”

  朴灿烈转头过来看他,张艺兴用可怜又无辜的眼神和他对视,他最擅长用这种表情让他妥协。

  朴灿烈双眸一暗,合上笔记本,“给你做饭去,行了吧。”

2.

  朴灿烈跟张艺兴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小时候,张艺兴的父母就死了。某一天下着大雨,天色将暗,母亲摸摸当时年龄尚小的张艺兴的脸颊,对他说爸爸妈妈要去办点事儿,很快就回来。可是这一去,却再也没有回程。

  朴灿烈在某个高中担任实习历史老师。他当时的女朋友在张艺兴上的幼儿园上班,所以他有空的时候也去幼儿园帮点忙什么的。

  张艺兴在幼儿园里很听话,乖巧又懂事,会帮着老师搬点很轻的小东西,摸摸比他小的哭泣孩子的头发,柔声安慰他。朴灿烈对这个孩子印象很深,张艺兴也很喜欢这个温柔又和善的大哥哥。父母去世之后,张艺兴的性格开始稍显阴沉,平时温柔的脾气也敛藏起来,不太与别人说话,到了最后,他开始不来上幼儿园,只能靠好心的邻居每天给他做饭照顾一下他。

  朴灿烈挺担心这个孩子的。小小的应该还是闹腾疯玩的年龄,却遇到了这种事情。他问园长要到了这孩子家里的地址,打算上门去看看他。

  他站在大门口,敲敲他们家的门。就听见了张艺兴稚嫩却又警惕的声音,“是谁?”

  “我是朴老师,朴灿烈。我来看看你。”

  里面沉默了几秒,想必是张艺兴在判断。

  “不行的,你是坏人。”张艺兴坚决还带着点胆怯地说,“妈妈……妈妈告诉我不能给坏人开门。”

  “我、我能证明的。”朴灿烈想了一下,“你过生日那天,我教你唱了一首歌,还说那首歌只有你和我知道对吧,我现在唱给你听。”

  朴灿烈尽量把自己的声音放和善,给他唱完了那首他自己写的歌。里面沉默了一会儿,他听见张艺兴不知在里面鼓鼓捣捣些什么,接着就是门锁被打开的声音。

  他刚想开口和张艺兴说句稍稍能温暖这个孩子的话,却迎来了扑到他怀里的张艺兴。

  他刚刚蹲着给屋里的张艺兴唱歌,一下子被这不算小的力气给撞得坐在地上。小家伙把头埋在他宽大的胸膛,身体异常地一颤一颤的,朴灿烈伸出手揉揉他软软的发丝,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张艺兴默默地哭了一会儿,坐起身来擦擦自己的眼泪,呜咽着向他伸出小小的手,要他抱。

  朴灿烈像是被什么定身符镇住了,一时坐在地上没有动作。他明明是来安抚这个怯弱而委屈的孩子的,却觉得自己的心脏被这颗小小的、温暖的心脏给一点点地焐热生出暖意来。

  他搂住怀里还眼泪汪汪的张艺兴,像是搂住了全世界。

  朴灿烈在涌上心头的冲动作用下,做了一个也许会让他后悔的决定,他要收养张艺兴。

3.

  天知道这张艺兴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的!

  朴灿烈把对他恨铁不成钢的气都一股脑撒在了刀下可怜巴巴的蔬菜上。长大之后的张艺兴明显没有小时候可爱了,闹闹腾腾的像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小野猫。

他开始怀念当时还不到他大腿高的小小的张艺兴,抱在怀里软乎乎的手感颇好,在他带着小绒毛的脸上亲一口能捂着脸害羞半天。

关于称呼这件事情,其实刚把他领养来的时候考虑过很久。邻居建议干脆让孩子认爸爸叫算了,后来他仔细考虑了半天,还是随张艺兴的喜欢叫自己哥哥。他想让他们之间的关系相对来说更亲密些,没有那一层上下两辈之间自然的距离感。

开始手忙脚乱地起步家里一切生活起居的朴灿烈感觉自己真的是又当爸又当妈,恨不得自己能生出三头六臂,给他操碎了心。

之前一直一个人生活还勉强富余的家,这突然多了一个人,经济上的负担也是愈加增重。朴灿烈一边继续留在高中做老师,一边还要抽空去做家教做兼职,每天回到家已然是深夜,一闭上眼眼前全是令人眼花缭乱的疲累。

锅里浮着一层细腻油花的汤开始咕嘟咕嘟地冒起泡,切成小块的牛肉炖得微微酥烂。朴灿烈还为了这个一下心软领回来的孩子学会了做饭。原先这做一个番茄炒蛋都能把厨房炸了的人,慢慢地也会有一些做的得心应手的菜色。张艺兴喜欢吃肉不喜欢吃菜,他就把蔬菜剁碎放进肉末里一起炒熟;这小家伙有胃病,就定期给他熬粥哄着一勺一勺喂下去。

  朴灿烈拿起一旁的汤勺,舀出一勺汤汁来试试咸淡。

4.

  张艺兴高考结束那天,被另外一帮子想好好宣泄一下学习压力的同学簇拥着出了校门,一起去了酒吧。

  他暗暗地有些担忧,打个电话想先通报一声朴灿烈,可是这朴灿烈不知道是在上课还是干什么,电话那头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耳畔只传来忙音。

张艺兴转念一想,虽然朴灿烈平时不许自己做的事情可多了,什么不准喝酒啦不准玩太晚回家啦,但是自己毕竟也是个成年人,做事自然有自己的分寸,不碰酒不就好了。

预计固然是美好的。只是一旦被灌酒,这酒精下肚可就不是能自己决定的事情了。

  张艺兴已然是有些醉了,本来酒量就不好,还被同班的几个男生强硬地灌了几杯,已经有些隐隐的晕眩感。酒吧里的灯光在眼前化开成一片片斑斓,他看得见放在一旁的手机屏幕在闪着光,但是却听不见铃声。

他试图站起来去洗手间洗把脸清醒清醒,却被强烈的不适迫使重新倒在沙发上。

  旁边的小姐姐有些看不下去了,叉着腰训斥了那些玩得有些上头的男生,轻轻地拍拍张艺兴的额头问他没事儿吧,却没得到回答。

  她看见他的屏幕显示一个叫朴灿烈的人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却无人应答,纠结了一会儿要不要回拨。可能是家长找不到人才打电话来吧。

  姑娘拿起他的手机回拨过去,刚拨通一个好听的男声就向这边喊了一声张艺兴,听起来像是特别着急,但是好像很年轻,不太像父亲的样子。

  “你好,”她在心里想了想措辞,“你是张艺兴的朋友吗?”

  “……我是张艺兴的哥哥。”朴灿烈说得圆滑,尽量避免让其他人知道领养这件事情,“家里现在找不到他,你是?”

  “我是他的同学。是这样的他被我们另外几个男生给灌醉了……”姑娘一想到给家长知道喝酒了肯定不是好玩儿的,默默给张艺兴点了个蜡,“您现在有空来接他吗?”

  她给朴灿烈报了个地址,朴灿烈道过谢之后挂了电话匆匆拿起鞋柜上挂着兔子吊坠的钥匙下楼。

  等朴灿烈到酒吧的时候张艺兴已经窝在酒吧沙发上睡得迷迷糊糊的了,嘴里还一直反复念叨着几个模糊不清的词汇,得了,这是醉得挺彻底啊。

  他把张艺兴从沙发上扛起来,使了使劲儿把他背起来。张艺兴的腿有意无意地蹭在他小腹上弄得他有些痒,小家伙这个时候嘴还不消停,一边傻兮兮地笑一边跟他重复一些有些像孩童稚语般的无意义的话,一股酒气伴随着弥漫出来。

  朴灿烈把他扔在副驾驶位上。还好的是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接近深夜了,路上车辆比来时冷清了不少,高架上一路畅通无阻。

  从地下车库走出来,夏夜的凉风也跟着一起吹过来,把张艺兴的酒气给吹散了一半,涣散的意识也稍微清醒了一点,只是身上还有一点醉酒者独有的燥热烦心感觉。

张艺兴走路还不太稳,有些歪歪倒倒的,朴灿烈比他宽大一圈的手掌牵住他的手,以防他摔跤。记忆重叠回转,又好像回到了小时候,这个他心目中唯一认定的大哥哥也是温柔地牵着他的手,带他去游乐园玩,蹲下来给他擦嘴角沾上的冰淇淋。

  张艺兴长大了,可是朴灿烈好像还是和从前一样,什么事都惯着他,嘴上埋怨手上不停。

  钥匙插进锁眼咔哒一声,朴灿烈手刚搭在门把手上,却被刚刚一路回来都乖乖地一声不吭的张艺兴从背后紧紧环抱住。

  “哥哥……”张艺兴唤他,开口便是软糯和甜腻,像是久违了的向他撒娇。

  朴灿烈闻言怔住,手腕放下,转身拥住张艺兴。张艺兴把头埋在他怀里,只露出一个发旋儿。

  “怎么了,不舒服?”

  张艺兴摇摇头,伸手揽住朴灿烈的后颈,盯着他一双形状好看的桃花眼看,眼神清澈干净,眼尾还有些微微的绯红。是刚刚哭过了吗,朴灿烈恍惚间想。

  “哥哥,”张艺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闷闷地开口,“你是老师啊……”

  “……啊?”朴灿烈一下子没消化他这句话里的意思,想必又是喝醉了在胡言乱语吧。他好笑地揽过张艺兴的腰,伸手抚摸下他柔顺的黑发。

  “那你能不能,”张艺兴为了弥补那点身高差,用力地踮起脚,清亮的声音也随着夏风送到朴灿烈耳边。

  ——“能不能教我喜欢你?”


——END.

21 Jan 2017
 
评论(23)
 
热度(104)
  1. 如风似烟夏鹿 转载了此文字
    兄弟梗炒鸡可爱qwq
  2. 徐燃 xback夏鹿 转载了此文字
    🍅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