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灿兴】Made for each other.07

安稳的过渡。

食用愉快!:D



7.

朴灿烈翻个身,习惯性地把手臂往床另一边一伸,却只触到了柔软的被子。他坐起来打个哈欠,一眼望见张艺兴不知道在洗手间里鼓捣什么。

  他顶着一头睡得东翘一根西翘一根的新染银白色头发,靠在洗手间的门上盯着里面对着镜子的张艺兴。小家伙临睡之前嫌热把睡裤脱了,有意无意地翘着屁股,隐约能看到里面风景,腿细长又漂亮,低领露出的白皙脖颈上还有淡淡的痕迹——临时标记。朴灿烈盯着他看得出神,好笑地问他干什么呢。

  张艺兴对着镜子嘟嘟囔囔的,听见他突兀的一句话还给吓了一跳,“啊,起来啦。”他转过头来,委屈地指指自己头上一个刚被撞出来的鼓包,“刚刚撞到床头柜啦,痛死。”

  朴灿烈托着他的屁股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在洗手台上低下头。

  “来,给我看看。”他语气温柔地对着张艺兴说,像是哄小孩儿的语气。

  张艺兴调整了一下坐姿,双腿圈住朴灿烈的腰,有点别扭地低下头,把额头给朴灿烈看,“你看……”

  距离的拉近让身上似有若无的信息素气息浅浅地交织在一起,气味馥郁又让人感到安心。

  朴灿烈睁大形状好看又不轻佻的桃花眼,故作严肃地观察了一下,“……你要我给你治愈一下吗?”说着把温热的唇贴上去,“痛痛飞?”

  ……

  张艺兴捶了他肚子一拳,你真当我幼儿园啊。

  他最终还是妥协了让朴灿烈给他抹药膏。张艺兴闭着眼睛手撑在大理石台上晃着脚丫子,感觉着朴灿烈给他一点点地抹药,药膏有点冰冰凉凉的涂在有点肿起来的额头上舒服得很。他感觉自己像个享乐的昏君,宠妃在怀好不惬意。

  这头的朴灿烈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脑补成了宠妃。他老老实实地给这头给磕痛了的人上完药,张艺兴却头一歪倒在他怀里迷迷糊糊地又快睡过去。

到底谁才是宠妃在怀啊。

  朴灿烈轻轻地拍拍他的脸,“醒醒啦还要去上班。”

  张艺兴装死不理他。

  朴灿烈面无表情,“你再装死我就在这儿把你办了。”

  张艺兴悻悻地睁开眼睛撇撇嘴,你威胁我。

  他手肘撑在流理台上,随手洗了一根胡萝卜,胡乱啃了几口看朴灿烈做早饭。

朴灿烈把围裙带子绕在身后打了个结,打开冰箱思索了一会儿,“早饭吃面吧,给你加个蛋?”

“啊?大清早就下面给我吃啊?”张艺兴拿着啃剩下的半根胡萝卜羞涩地掩面。

     “脑子污秽的给我出去,爱吃不吃。”朴灿烈转头赏了他一个白眼,“你又不是兔子啃什么胡萝卜。”不过他转念一想,张艺兴有时候还真的是挺像兔子的,流氓兔。

  “我愿意。”张艺兴愤愤地说,低头两口把胡萝卜解决了,“你穿围裙还挺好看的,像哪家的小媳妇。”

  “那张总,”朴灿烈拿出一把挂面扔进开始冒泡的水里,“考不考虑包养一下我?”

  “嗯!”张艺兴腾一下跳起来,眼睛亮亮的,“所以你过来让张总亲一下!”

  “不给亲。”朴灿烈止不住地发笑,“我怕等会儿张总您又说不要了。”

  张艺兴回忆了一下当初主动撩朴灿烈结果被人亲得七荤八素,话都说不出来的痛苦经历。

  “那还是算了……”

  张艺兴用筷子扒拉着碗里的汤面,对厨房那头还在忙碌的朴灿烈说,“哎,今天我不去书店上班了。”

  “为什么?”朴灿烈举着煎锅,抢走他手里的筷子,把煎蛋夹到他碗里,“腻了?”

  “不是,就是今天不想去。”他朝碗里吹一口气,“晚上还要去酒吧唱歌的,我今天就在家里把之前一直想看的书看了。”

  “是吗?”朴灿烈笑笑,端着碗坐在他对面,“很久没看见你窝在沙发上看小说的样子了,有点怀念。”

——TBC.

17 Jan 2017
 
评论(4)
 
热度(43)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