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灿兴】Made for each other.06

我胡汉鹿又回来啦!明后两天期末考试!

食用愉快!:D



6.

张艺兴低着头由着朴灿烈拉着走,他甚至不敢抬头看朴灿烈的表情,只能从他紧紧拽住他手腕的手和周围越来越低气压、几乎近冰点的气氛来判断他现在的心情。

视线转到刚才。朴灿烈左手扶着包厢的推拉门,另一只还拎着怕张艺兴吃太辣上火买的凉茶,目光凝聚在室内这场像是兄友弟恭的戏码。

张艺兴还维持着方才微微推拒吴世勋的动作,心里却像是什么悬着的东西重重地掉落下来,掉进无边的深渊。

整个房间里陷入了一片微妙的氛围。

“嗯……”朴灿烈先开了口,“吃完了?”这话是对着吴世勋的。

吴世勋放开了张艺兴,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套,朝着他点点头。

“那我就带他走啦。”朴灿烈脸上还是微微笑着的,没理会张艺兴稍稍扯了下自己衣角的动作,一手从背后拉过张艺兴,“谢谢你请他吃饭了,早点回家吧。”转过身的同时,脸上的笑容像是溶解在一瞬间里。

朴灿烈紧紧抓着他细瘦手腕的手用了劲儿,拽得他有点痛,连稍稍调转一下方向都难以做到。张艺兴这个时候理亏,不敢出声让他松开,默默地被朴灿烈带到停车场。

张艺兴有点不安地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朴灿烈没有像以往一样语气轻轻地提醒他系上安全带,而是直接起身到车另一边略带强硬地直接帮他扣上。

他被朴灿烈这个动作弄得有点慌。自从和他谈恋爱之后,张艺兴观察发现一点,朴灿烈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爱吃醋,吃起醋来跟个小孩儿似的,还特别不要命。
  平时他使使小性子、拿话损他的时候朴灿烈总是让着他。张艺兴有一次不知出于什么鸡毛蒜皮的缘由,和朴灿烈争执了几句之后计划跟他单方面展开冷战。第一天晚上,张艺兴抱着被子打算自己到沙发上去睡,脸给气得鼓鼓的,刚走到一半儿呢,朴灿烈刚洗完澡,穿了件背心擦着头发就从浴室走过来了。

朴灿烈看见张艺兴穿着件印了小兔子的睡衣,抱着一大叠被子,站在客厅和他大眼对大眼儿,问他干嘛呢。

张艺兴底气有点儿不足,“我……我今天自己睡。”

朴灿烈动用脑回路想了想,哦,这还是和自己置气呢。

他用手上的毛巾擦了擦头发末端快要滴落下来的水珠,随手把毛巾往沙发上一甩,手臂上的肌肉锻炼刚好,线条分明初具攻击性Alpha模样。张艺兴眼神儿亮晶晶的,上下左右默默地扫描了一遍朴灿烈,差点儿没控制住自己哀嚎出来。

张艺兴他一看到朴灿烈这副样子就帅到走不动路。

他终于能理解为什么办公室那些个姐姐天天背着朴总在私底下说说朴总好帅帅到窒息了。

朴灿烈看他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儿有点好笑,打了个横抱一把把张艺兴抱起来,偏头还对着这闹脾气的小家伙灿烂地笑,“别闹啦,回房间睡。”

张艺兴说,如果我死了,罪魁祸首一定是朴灿烈。

视线转回现在。

张艺兴意识到了问题的重要性。他想起来以前朴灿烈吃醋时干过的那些个他一回忆起来就想打颤的事儿,朴灿烈现在嘴角抿成一条直线,看不出情绪。

他偷偷地抬眼儿看他,朴灿烈的视线也一下子和他相接,眼神直勾勾的,全是像坠入海底般的深不可测。对视了两秒钟,张艺兴怯怯地收回眼神。

“灿烈……”张艺兴喊一声他的名字,话尾还掺了点儿软软的尾音,试图使出点儿攻势,“你别生气啊……”

张艺兴平时通常从来不撒娇,虽然朴灿烈总觉得有那么几分意味在里面,但是语气从来都是带了点儿不正经的。但是每次张艺兴认真地连哄带骗地跟他耍赖,汽水音里都是甜软的意味,尾音上翘像是能勾人魂。

但是朴灿烈这次真的很生气,他要保持作为一个总裁的自觉。

“灿烈!朴灿烈!”张艺兴见来软的没用,开始耍赖,一边使劲儿摇他手臂一边喊,用了高分贝的音量,“灿烈哥哥!朴总!阿灿!”

朴灿烈耳旁全都是这小坏蛋的环绕立体声,弄得人心生烦躁,干脆伸出右手捂住张艺兴的嘴。

他再回头看张艺兴,张艺兴被捂住了嘴和鼻子,剩下一双下垂眼也凶巴巴地盯着他不放,像是某种小动物的眼神。

朴灿烈服了输,收回了手,无奈地说,“行啦,这次不跟你算账。”他把手上刚刚拎着的凉茶递给张艺兴,“下回再这样,你明天就别想上班了。”

张艺兴在心里偷着乐儿,朴灿烈哪里舍得真逼他。身子凑过去在朴灿烈右颊上吧唧了一口,拉开易拉罐的拉环。

“口水蹭我脸上了。”朴灿烈话里一股子嫌弃和正言厉色,却偏过头去忍不住笑。

——TBC.

本来 我是想悄悄咪咪地虐一下的 可是我发现我做不到。

08 Jan 2017
 
评论(1)
 
热度(52)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