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灿兴】Made for each other.01~03

ABO 雷者慎入

重修的《契约精神》附加了一小段更新。

看过之前《契约精神》的各位,可从03开始食用!

食用愉快!



1.

  发/情/期来得突然,朴灿烈被张艺兴一通电话召唤过来的时间还有些仓促。

  朴灿烈在听到电话里张艺兴断断续续、让人脸红心跳的声线时,敏锐地意识到肯定是发/情/期的不期而至。他着急赶过去,都没来得及好好捯饬下自己,随便找了件外套套上就匆匆地出门打车。

  事实证明这倒也没什么必要,反正穿得再端正还是会脱下来随手一扔甩在地上。

  朴灿烈把手伸进口袋摸张艺兴给他的钥匙,锁被钥匙打开一瞬间的响声仿佛格外清脆悦耳。进屋之后还没看到他的Omega,一股子强烈的牛奶的奶香味就弥漫出来,让他感觉有点不真实,脑子都快要当机一般。

  朴灿烈把外套随意地挂在门口的衣架上,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客厅。张艺兴跌坐在地板上大口大口呼吸着,手指揪着地毯,手上的汗弄湿了羊毛,狼狈地像是深陷泥潭。

  这你告诉我换谁能受得了。

  但是好像谁都没想到吴世勋会在这个点儿回来。

  吴世勋是张艺兴租这房子时候临时拽的合租室友。张艺兴笑盈盈地朝自己介绍,这吴世勋是从小和张艺兴一起玩到大的朋友。张艺兴拽着朴灿烈的胳膊,软磨硬泡都给使出来了,小小声地给他解释,没事儿的啦我从小和他一起长大我知道他什么人,而且这不是人家还没到显露第二性别的时候呢吗。这明明才更加危险好吗?就好像是在软嫩的羊旁边养了一只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动手的小狼崽子。朴灿烈当时往吴世勋投去了一个警告的眼神。

  朴灿烈听到门把手的响动下意识地把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张艺兴往怀里紧了紧,张艺兴还在轻声喘息,脸上的泪痕未干,不知是快/感还是痛感带来的。

  朴灿烈一抬头,正好对上吴世勋因这一室混乱而错愕的眼神。朴灿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也把视线转到他身上,一时无言。纵使他有再厚的脸皮也干不出在别人面前毫不顾忌地上演活/塞/运/动的刺激场面。

  吴世勋咳了一声,脚步放快匆匆地走到走廊底的房间关上了门,好看的脸上还带着不正常的红。

  匆匆忙忙的临时标记结束,朴灿烈动作温柔地给张艺兴套上衬衫,把人圈在怀里,朴灿烈把头靠在张艺兴的肩膀上,坏心眼儿地故意往张艺兴裸露在外、被刚刚一番折腾弄得还有玫瑰色吻痕的白皙脖颈上吹气。意料中的引起怀里那人腾地一下坐起来,握拳捶他一下,却是使不上劲儿的:“朴灿烈你倒是出息了啊。”

  “哎我错了。”朴灿烈笑得露出牙齿,和张艺兴正好儿成一对的酒窝跳了出来,“不过,我就说绿茶和牛奶的香味很配吧。”

  张艺兴费了点儿力气消化这句话,好像似懂非懂,待醒悟过来时脸上又浸了绯红。

朴灿烈把厚重温暖的羊毛毯给他披上,侧身亲了一下张艺兴的脸颊,染成浅褐色的头发在灯光照射下显得分外几分暖意:“我走啦,有事情记得要打电话给我。”

张艺兴缩在毛毯里,白皙修长的手指紧紧攥着羊毛,点了点头。

“对了,我有几句话……”朴灿烈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跟他说。”他偏头示意吴世勋的方向。

张艺兴好像没有搞清楚这俩人什么时候认识的,闷闷地回了句好。

朴灿烈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手搭上冰冷的门把手,瞳孔倏地放大。

是Alpha的味道。

他感受到从吴世勋的房间里,透过薄薄一层门板而渗透而出的,强烈的Alpha气味。

像是什么烈酒的味道,强大而充满了侵略性。朴灿烈百分之百确定这偌大的屋子里只有他们三个人,那这味道是……

光是简单的用脑回路稍微思考一下就能知道的答案。

朴灿烈紧握住门把手,沉默了许久。

张艺兴感觉自己已经困倦的不行,这柔柔软软的羊毛弄得他想睡过去。他听见脚步声抬起头,朴灿烈在门口系帆布鞋上的鞋带。

“哎,说完了?”

“嗯。”朴灿烈照例对他温柔地笑笑,“临时标记给你暂时抑制住了,等会儿记得好好睡一觉。”

  张艺兴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能睡到天荒地老,闭上眼睛回了个软糯的鼻音。

  朴灿烈关上门背靠在门上,叹一口气。

 

 

2.

  朴灿烈印象特别深刻,他见张艺兴第一面是在一家咖啡馆里。

  那时候他一边读书一边在这家临着一条安静的街道、平时基本上没有什么客流的小咖啡馆里做兼职。

  平时显得冷清的生意,阴雨天更是门可罗雀。偶尔有几个避雨的人进来坐一会儿。

  朴灿烈正在用湿抹布一遍一遍擦拭着旧到已经木纹暗沉的小圆桌,漫不经心地朝门口瞥了一眼,哟,常客来了。

  从他开始做兼职第一天起就能看到这个每天都来关照生意的客人。学生模样、留了个有点偏长却显得干干净净的刘海,每天背个双肩包过来点一杯抹茶拿铁坐一小时,有的时候是在读一本什么书,有的时候就只望着窗外发呆。

  咖啡店的员工们很多都认识他,每次下午他准时出现,礼貌地微笑着打招呼,然后挑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朴灿烈给他点了几次单之后也慢慢和他熟络了起来。这个小客人叫张艺兴,他也是在附近念书的学生,比较喜欢安静的地方,所以在他来做兼职之前就一直来这个咖啡馆。

  因为这俩小年轻关系还不错,店里的同事一般都心照不宣地默认了朴灿烈负责张艺兴的单的事儿。

  “今天也抹茶拿铁?”朴灿烈从制服衬衫口袋里掏出本子和笔,对着他笑笑,“要不要再加一份糖什么的?”他早留心到了张艺兴口味偏甜,身上偶尔能透露出一点的信息素味道都是略显香甜的味道。

  “好啊。”张艺兴把视线从书页上移开,朝他露出酒窝笑,“谢谢啦。”他右颊的酒窝略微深一些,软软地凹进去,笑起来显得温暖软糯。

  这大概也是后厨那帮同事姐姐那么喜欢这Omega的原因吧,朴灿烈默默地在心里吐槽一句。不过酒窝真可爱啊。

朴灿烈做完了自己手头的事儿,在门口张望了一眼,似乎没有什么客人的样子,雨还在一直下,密布的厚重乌云给人一种阴郁繁杂的感觉。

  他关上玻璃门,把手上沾的水在衬衫上随手擦了一把,到前台去要了一份草莓蛋糕,在张艺兴对面拉开椅子坐下。

  张艺兴还沉浸在手头上这本书的内容里,眼神清澈的下垂眼盯着,还忍不住咯咯发笑。朴灿烈把书从他手里抽走。

  “哎!”张艺兴伸手想去抢回来。

  朴灿烈把蛋糕推他面前,“书借我看一眼,我请你吃蛋糕。”

  “喔……谢谢。”张艺兴有点儿懵,接过完全是朴灿烈硬塞过来的蛋糕,一小口一小口地拿勺子往嘴里送。他注视着张艺兴低着头,柔顺的黑发软软地垂在额前。手感肯定不错啊,他突然有点想伸手揉一把。

  朴灿烈象征性地往书上瞄了几眼,“算了吧,我看不懂。我英语小学水平。”封面上的大标题还略微懂得一些,他默读了一下,皱起眉头,“推理小说?”

  “嗯。”张艺兴回答,尾音上扬,“Agatha Christie。”

  “你有空给我讲讲她的几本书吧。”朴灿烈把手肘撑在桌子上,“我也挺喜欢推理的。”

  醉翁之意不在酒,朴灿烈其实没在意推理小说或是阿加莎的问题,他现在正盯着张艺兴唇边沾上透亮的草莓酱看呢。

  朴灿烈几个月的兼职期也就在永无止境地擦桌子、偶尔点几个单、大部分都是努力地对着张艺兴有一扯没一扯中度过了。

  张艺兴的一颦一笑、每一个温柔的动作像是放电影一样反复在脑海中回放,朴灿烈觉得这种想要去保护这个人的情感越来越强烈,甚至超越了单纯Omega对Alpha的吸引力。

  如果可以——他总是这么想,一定要把这个人放在手心里捧好,怎么磕着碰着都不行,这么单纯干净的一个人就应该被仔细不怠慢地哄着啊。

  在朴灿烈在这家咖啡馆兼职的最后一天,他悄悄地在给张艺兴的抹茶拿铁杯子下垫上一张纸条,一如既往地坐在他对面,推给张艺兴。

  张艺兴把纸条从杯底抽出来,歪头看他,“哎?”

朴灿烈还是对他笑,熟悉的明朗的笑容里好像还有什么糅合进去的神秘感。“你看咯。”

张艺兴把纸条抽出来看,慢慢地读了一遍,脸上随着反应过来的时间而浮上绯红。

“张艺兴,跟我在一起?”朴灿烈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语气温柔而坚定,像是心里藏着全世界给的勇气。

那张纸条,大概是朴灿烈用他的小学水平英语能找出来最好的一句话了。

——We made for each other.

事态格外顺利地、朴灿烈兼职期最后一天,成为了他和张艺兴成为恋人的第一天。

 

 

3.

朴灿烈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有意无意地转着手上的自动铅笔。最近将近年底,公司里的事务也越来越繁杂,天天对着冰冷的各种数据看得他一个头两个大。好不容易闲下来还要处理各种客户,他越想越觉得心里憋得慌,想泄泄愤,索性动用了小学里解锁的涂鸦技能,拿只铅笔在白纸上涂涂画画一通。

  忽然急促响起的短信提示音响起,一惊,手上的铅笔划出一道歪歪扭扭的线摔在白纸上。

  朴灿烈点开来看,是张艺兴给他发的。

  “晚上吃饭来不来咯。:)——你爹我”显示的联系人名字是宝贝儿。

  朴灿烈看着这颇为社会的“你爹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发/情/期硬生生缠着自个儿不给解决还不放手,一过了他的用武之时就拗着嘴上痛快呢,哪儿有爹坐儿子身上哭得眼睛通红、浑身还散发着好闻的奶味儿的案例。

  朴灿烈想着想着,突然觉得自己这思想有点儿龌龊。

  他美滋滋地拿起手机,刚想琢磨着回复个啥话好呢。不适时宜的下属就抱着一摞文件进来了,“朴总……这个”

  下属看见他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大白牙和灿烂的笑容,突然有些错乱。两人面面相觑,场面登时尴尬了起来。

  “咳……”朴灿烈假咳了一声试图调节气氛,又恢复了之前的一张冷脸,“有事儿?”

  “哦……哦!”那小姑娘从愣在原地一下子清醒过来自己找总裁是干嘛来的。“我给您送个文件。这些明天开会的时候用的。”

  “你放那儿就出去吧。”朴灿烈把视线转回手机屏幕上,“还有……下次进来记得敲门啊!”

  “好……”姑娘把手里抱着的文件搁在朴灿烈给他指的地方,不经意间瞥了一眼桌上那张白纸,表情变得微妙起来,像是想笑又得拼命憋着的样子。
  朴灿烈皱眉,“怎么了?”

  “没事没事!Boss我走了啊!”那姑娘一溜烟儿地跑出了办公室。

  第二天,全公司都知道了有名的冷面Alpha典范总裁朴总,工作时间在纸上画小白兔的大新闻。 

——TBC.

擅长画小白兔的朴总呢:)

29 Dec 2016
 
评论(6)
 
热度(92)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