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勋兴】简单关系

日常睡前小故事hhhhh

食用愉快!:D




1.

  吴世勋到现在还清晰地记着,张艺兴当时舔舔嘴唇对他笑得纯粹的时候。

2.

如果要找一个词形容他们俩之间的关系,通俗点说,吴世勋想,这大概就是炮友吧。

那一天他们还在那个仿佛已经约定俗成好的酒店407房间开的房。从当年第一次来这里开始张艺兴就一直要的是这间房。吴世勋一直追问他什么缘故,张艺兴通常都暧昧地笑笑,避开不回答。

吴世勋这天罕见地没有一进房间就把张艺兴按在墙上饿狼似的啃,而是坐在沙发上沉默地烟一根又一根抽。当他手微微颤抖着夹出又一根准备点火时,被张艺兴伸手过来啪一下拍掉了。

“您今天又发什么神经呢?”

吴世勋的手停在半空中,维持着刚刚被打掉烟之前的动作。

“心烦。爸妈天天催我找个女朋友回家给他们。”这仔细一瞅,吴世勋的脸色是不大好,“又不是上市场挑白菜。能看上我的没几个好的,我喜欢的又看我不上眼,找个球女朋友。”

“那你就一副人家欠得多还得少的表情?”张艺兴歪歪头,冲着他笑笑,“今天没心情咱不上床了。张哥给你辅导辅导人生哲理。”

“其实我觉得吧,”吴世勋故意作出打量他的动作,“要是我这辈子找不到女朋友了,我俩在一起算了。反正也打这么多年炮了总该打出点儿感情基础来吧?”

张艺兴听了这话一愣,捡起地上没点燃的烟,在手指间一转,然后抛出个完美弧线丢进垃圾桶里。

“你说这话可得想好了。要真有那一天,我会黏你一辈子。”

3.

  张艺兴说出这话来,其实没啥底气。

  他和吴世勋约了这么久,就算是摇一摇摇来的都多多少少该知道点儿对方的背景了。

  他知道吴世勋有个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关系特好的那种。从幼儿园开始吴世勋就在心里默默仰慕那小姑娘。姑娘名字还挺好听,叫陆茗,大陆的陆,茗茶的茗。

  这一来二去,张艺兴跟陆茗也稍微熟络到能一起吃饭的地步。陆茗性格是比较活泼的那种,也不知道他和吴世勋之间的关系,跟他这种人似乎也挺能玩得开的。

  只是,他们三个人出去玩的时候,通常是比较尴尬的。每次陆茗对张艺兴说什么的时候,张艺兴都会偷偷地瞄一眼吴世勋的脸色。

  张艺兴喜欢吴世勋,但是吴世勋不知道。

4.

  这一天陆茗找张艺兴出来说是请他吃个饭顺便托他帮个忙。

  张艺兴看着陆茗坐在对面,半天支支吾吾地也没说出个事儿来,有点着急了,直截了当地问她,是什么忙要帮。

  “嗯……你能不能……做我男朋友?”陆茗红着脸憋出一句。

  ……蛤?张艺兴脑子成功当机。

  “啊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说完这句话她又着急地一个劲儿摇头,“我是说,你能不能假扮下我男朋友。”

  当机的脑子又开始飞速运转。

  “那个……什么意思?”张艺兴有点略微迷惑地看着她。

  陆茗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我妈让我把男朋友带回家给她看一眼嘛……因为我之前吹牛说吴世勋帮我找了个男朋友……所以得找个人稍微演出戏给我妈看。”随后她想了想,补充了一句,“你不用太紧张的,就只是吃顿饭,吴世勋也一起去。拜托了!”

  张艺兴从来都没有拒绝女孩子的经验,稀里糊涂地被她一顿哄也答应了下来。

  所以现在这个状况是……自己答应了暗恋对象兼炮友的暗恋对象,做她一天男朋友?

  这他妈都什么鬼。张艺兴回家瘫在床上,抱着头,心里悲伤逆流成河。

5.

  现在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张艺兴从来没有见对象父母的经验,什么都不懂怎么办。

  虽然陆茗让他放轻松点儿就好,但是在穿什么衣服出门这个看似无足轻重的问题上他就纠结了两个小时。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脑内的西装想法,套着个平时穿的T恤衫,尽他最大能力把自己整理得干干净净就出了门儿,因为吴世勋说他穿西服特别像相亲。

  陆茗妈妈似乎特别喜欢他,他一进门就像迎接民族英雄似的拉着他笑得合不拢嘴,连珠炮似的连续问了他要不要吃这个要不要吃那个。

  “妈……您能不能收着点儿啊……”陆茗似乎显得有点儿尴尬。“我就把人家带来给您看一眼,您别搞得这么像联谊大会成吗。”

  陆茗妈妈一对着女儿说话就好像变了个脸,仿佛张艺兴才是她亲生儿子似的,“你管什么,我就想跟小张多说说话怎么了。”

  “哎呀……”陆茗觉得脑仁儿疼,拉着她就往房间里面带,“稍微等一下哈,我跟我妈说两句。”

  然后现在剩下留在客厅里的两个人相对无言。

  吴世勋进门之后就一直一言不发地坐着玩手机,脸色看上去更不好了,像是要杀人。

  张艺兴微微并拢双腿以一种特别乖的姿势坐着,搓了搓手戳了吴世勋一下,“喂,你说我等会儿要怎么办啊。”

  吴世勋依旧神情冷淡地冲着手机瞅,“我怎么知道你怎么办,你今天才是她男朋友,我就来蹭个饭。”

  张艺兴觉得事情发展得越来越清奇了,可他再去戳吴世勋那边儿已经没了反应。张艺兴气得撇撇嘴,忽的瞅见了吴世勋露在外面儿的一截脖子。

这个悲伤的故事告诉我们,现在外面可是大冬天,你不戴围巾是会有报应的。

张艺兴动作敏捷地把自己刚刚一路冻得冰凉的手一下贴上吴世勋的脖子,弄得吴世勋爆了个粗口,一下子丢了手机从沙发上跳起来。

“卧槽你有病啊!”吴世勋拿外套领子盖上脖子,怒气冲冲地冲他吼。

张艺兴把手藏在背后,歪着头冲他特无辜特人畜无害地笑。

这辈子算是栽着祖宗身上了。吴世勋忧愁地想,自己当年处炮友咋找了这么个主呢。

不过他手怎么冻得这么凉,下回要不要给他买副手套以显炮友伟大的革命友谊。

6.

  陆茗妈一个劲儿地往张艺兴碗里夹菜,还特热情地招呼张艺兴吃。张艺兴看着一碗的胡萝卜皱起了眉头,他真的很讨厌胡萝卜,他又不是兔子吃个嘛胡萝卜。

  “你们先吃啊!我去下洗手间。”

  趁陆茗妈走的这一会儿,张艺兴找准机会往吴世勋碗里大量转移胡萝卜,吴世勋见状对着他翻了个能上天的白眼,陆茗已经放弃抵抗闷闷不乐地用筷子戳着自己碗里的米饭。

  于是陆茗妈一回来就看见张艺兴和吴世勋之间暗潮涌动的眼神交流,嗯,现女婿和从小到大的养成女婿关系看上去好像不错嘛。可是她并不知道陆茗现在心里真的苦,谁想跟这俩智障扯上关系啊!

7.

  张艺兴又一次搭了吴世勋的车回家。

  “终于演完了,累死我了。”张艺兴一出陆家门儿坐上他的车仰天长叹了一声。“陆茗应该给我发个奥斯卡,这憋得我呀。”

  说着他一把揽过吴世勋,“来给我亲一下解解闷儿呗,好久没跟你约过了还挺闷的。”

  吴世勋就只是盯着他看,一言不发。

  张艺兴一下气势弱下来了,他乖乖地坐回副驾驶系好安全带,“我不想惹你生气的。我真不应该答应帮她这个忙。”他嘟了嘟嘴,“你那么喜欢人家。”

  吴世勋把车钥匙插进锁眼发动车子,倒车出车库然后开上马路,闷闷地说,“我没怪你。她除了你之外也不认识什么靠谱的人帮这个忙了。”

  张艺兴低下头玩自己手指头。

  “我说两句呗。”张艺兴转头也盯着他看,神情专注而认真。吴世勋太熟悉他的这种表情了,张艺兴平时基本上都是挺温和的人,他一旦露出这种表情就是真的动真格的意思。

  “我知道你还是很不开心。我一直看得出来你喜欢陆茗,所以我也就想,要么在你结婚之前一直当你炮友。也挺好的。为什么我一直要选407房间,因为你是四月份生的,我的生日在七号。我觉得,要是哪天你想结婚生子了,跟我saygoodbye,我们也就从此当上陌路人,都默契点儿再也别提炮友这事儿,从此相忘于江湖。”张艺兴说着说着却是笑了起来,“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你,就算你把我当炮友你不知道,我还是好喜欢你啊。”

“我告诉你吴世勋,” 他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我今天给你两个选择。你要么现在拒绝我,我从此以后不来打扰你,我们俩也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了,你就乖乖回家找个女朋友好好过,”张艺兴紧张地咽了口口水,“要么现在亲我,但是我会像我说的那样,赖你一辈子不放。”

他听见吴世勋笑了一声,对他说,“你说真的?”

“嗯。”张艺兴点头点得坚定又决绝。

吴世勋的手在方向盘上打个旋儿,在路口开始掉头。

“哎,你干嘛啊?”张艺兴被他弄得倒是有点儿懵了。

“去407。”吴世勋转头看着他,冲他挑眉,“我现在就要亲你。” 

——End.

29 Nov 2016
 
评论(2)
 
热度(125)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