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灿兴】这个反派怎么和其他的画风不一样 6~10.

临睡前来一发///




6.

  “说起来……”朴灿烈好像想起了什么严重的问题。

  “唔?”张艺兴刚往嘴里塞了一口朴灿烈给他买的点心,口齿不清地睁大眼睛看他。今天是芝士蛋糕呢。

  “为什么,要当魔法师?”高危职业啊。

  “因为,能赚到钱啊。”

  朴灿烈突然感觉自己的世界观有点崩塌。

  “哎?冒着这么高风险做这份工作只是为了赚钱?”

  张艺兴停止了咀嚼蛋糕的动作,歪了歪脑袋,“嗯,就是为了赚钱啊。”随后他补充了一句,“我也在打其它的工,咖啡厅啦便利店啦什么的都有。”

  没想到会生活贫苦到这种地步啊——

  “谢谢您今天的蛋糕。”张艺兴露出一个笑容,显得分外灿烂,“很好吃。”

  朴灿烈低下头,抬手拭去他嘴角沾上的蛋糕渣。

7.

  “对了,你那天说你也有在便利店打工的?”朴灿烈脸上有点不自然的微微红,“……那能演示给我看一下吗?”

  张艺兴偏头想了想,伸出双手做出像是托着什么东西的动作,“请问,饭、饭团需要加热吗?”

  ……

  “诶,朴先生你怎么了?”

  不不不不不需要了!已经很热了!

8.

  在张艺兴的强烈要求下,他还是被放回了庄园。

  理由是“在古堡里待着虽然很开心,但是工作不方便。”

  身兼数职还真是麻烦啊,朴灿烈托着脸盯着张艺兴想,好想抚养他啊。

9.

 张艺兴是个孤儿。

  他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成长环境基本上直接导致了他没什么脾气的温顺、心思单纯的性格。脱离孤儿院之后就开始一个人打好几份工,有时候忙得都来不及吃饭。

  当魔法师和使者签订契约也纯属只是因为工资比较高而已。

  啊,今天打的工是整理某高校的体育仓库呢。

10.

  张艺兴把几个篮球放到它们该在的位置上,一回头看见朴灿烈坐在仓库旁种的梧桐树上对他笑着挥挥手。

  “啊,那里很危险——”

  朴灿烈灵活地跳下来,稳稳地落在地面上。

  那个,好像忘记了这个人是邪恶组织的头目啊。

  朴灿烈挥挥手上拎着的塑料袋,“给你带了点心,今天是戚风蛋糕。”

  张艺兴喜欢吃甜食,这是他最近刚刚观察到的。

  张艺兴把摸过篮球有些脏的手在亚麻色针织毛衣上蹭了蹭,接过袋子小声地道了一句谢谢。

  “麻烦您天天来看我了。”张艺兴用塑料叉子叉起一块烤得微微发焦的蛋糕,“朴先生没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做吗?”

  说起来,好像差点忘记你我之间是敌人关系了。

  “嗯,没有小魔法师出现来捣乱的话,基本上没什么工作留给我去做了。”话里好像还带着浓浓的调侃意味。

  张艺兴的脸腾的一下泛红起来。

  “……我,我很开心。我很喜欢,朴先生像这样来看我。但是……”

  “但是什么?”

  张艺兴有些局促地搓了搓因紧张而冒着汗的手心,“我是不是有点,太依赖朴先生了?毕竟我们还是敌对关系……”

  朴灿烈一愣。随后温柔地微微笑了笑,伸出手抚了抚张艺兴柔顺的发丝。

  “敌对关系又怎么样,反正能打倒你的只有我。” 

——TBC.

18 Nov 2016
 
评论(4)
 
热度(65)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