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灿兴】暗恋这件小事——鱼蛋恋爱日常

一个番外!!因为我最近突然想写那种甜甜的谈恋爱(bushi

然后,这是今天的小短玩意儿,一千字没到......
明天期中考,考完回来更新不可说和这个番外



Chapter 1 睡着的猫和他

 等到朴灿烈尽力轻手轻脚地走进客厅时,张艺兴已经在沙发上蜷成一团睡熟了。那只折耳猫也团在张艺兴的怀里打着盹儿,从朴灿烈的角度看过去活像一大一小两个球儿。

  电视还开着,播放着深夜档无聊透顶的电视剧。

  朴灿烈看着张艺兴露出一截的腰和白皙的脚踝皱起了眉头。他伸出手,拍拍张艺兴的脸,放低声音无奈的说:“起来起来,去床上睡。”张艺兴在梦里嘟囔了几声,翻了个身没醒。折耳猫鱼鱼却是被他这一翻给弄得打了个激灵蹿起来。

  为什么一只猫要叫鱼鱼?刚来他们家的时候这只猫还是只怯生生的小奶猫,毛茸茸的又是小小一只手感颇好。张艺兴喜欢得紧,抱在手里半天不肯放。有一天抱在手里看小猫啃喂给它的鱼片,张艺兴歪歪头嘿嘿笑了,叫鱼鱼怎么样,多可爱。

  好的,可爱。朴灿烈当时没经过脑子附了一句议。其实我觉得你比较可爱…

鱼鱼在他们家混熟了之后变得愈发嚣张起来。原来在他们俩面前都特别乖巧,朴灿烈给它顺毛的时候还会蹭他的手。但是现在鱼鱼只给张艺兴摸,朴灿烈偶尔想摸它一下都不让,脾气大得很。

朴灿烈从心里鄙夷这种双标的行为。爸爸辛辛苦苦把你养那么大,只希望你能报答一下爸爸的养育之恩。

张艺兴听完朴灿烈对鱼鱼的悲愤控诉之后却是没怎么在意的样子,他伸手揉了揉鱼鱼的脑袋,“要不给它换个酷点儿的名,叫鱼哥?”

……

“再揉就秃了。”

“我要是天天摸你头发你也会秃吗?”张艺兴反问他,“要么咱试试?”说着他扑过来准备上手。

朴灿烈通常拿这伶牙俐齿的小东西没办法,还是直接堵嘴比较简单粗暴。

朴灿烈扯下领带,把碍事的长外套脱下来搭在沙发上,小心翼翼地把张艺兴横抱起来。

折腾了一通,总算是把这小祖宗给折腾床上去了。朴灿烈给张艺兴掖好被子,凝视睡得香甜的他一会儿才起身。朴灿烈揉了揉自己因疲惫而酸痛的肩膀。他突然感觉脚边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引起一阵酥痒,鱼鱼安静地伏在他的脚边,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注视着他。

朴灿烈蹲下身子,抱起被张艺兴喂得有点发福的鱼鱼,轻轻地放在床上张艺兴的脸颊旁。鱼鱼翻了个身,一轱辘滚到自己黏的不行的主人身边,闭上了自己透亮的眼睛。

朴灿烈拨开他额前细软的碎发,俯下身在他细腻的肌肤上印下一吻。

晚安咯。

——TBC

31 Oct 2016
 
评论(2)
 
热度(64)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