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卤蛋】不可说 C3.

期中考前最后一发......很短的一次更新

搞事情,我要开始好好复习了。物理啥都没听懂呢还

祝我加油

食用愉快!:D




Chapter 3

  鹿晗跟医院那边打了个招呼说不小心把手伤了,医院给放了一星期的假。他这两天都在张艺兴家里借住着,张艺兴总觉得那伤了他的大佬又没清楚他是谁住在哪儿,也没必要一直在他家躲着吧。

  “那行。要是我在我家被谋杀了,你记得来收个尸。”鹿晗一副可怜的模样,却是一脸无赖地振振有词。

  张艺兴也没说什么。这两天警察局的工作还是重得让他有点儿喘不过气来,回到家有个人也总比没有好。他有时也和鹿晗一起讨论讨论案情。

  他现在也把鹿晗的底子看清楚了。平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干起正事儿来头脑清晰思路明确得很,对待事件虽然没有张艺兴那份谨慎,但是也十分缜密,确实能看得出来有高材生的模样。

  鹿晗在毕业之前是B大的研究生。他很招导师的喜欢,作为理科生头脑天赋极高,体能素质也过硬,二十出头已经能够运用简单的格斗技巧。最重要的是,他从内而外展现出来的是一份傲气,培养人才最看中的一点。

  至于他是否真的像他所说那样,只是单纯为了赚钱才当了情报贩,也就无从得知了。

  张艺兴说到,Frank最近又开始猖獗起来,已经把贩毒范围扩张到邻省,并且之前的集体自杀案并没有结果。鹿晗提供的视频内容中,有一部分的新型毒品制作过程,通过分析或许可能对案子的进展起到作用,但是遗憾的是,并没有找到关于Frank身份的内容。

  “真一点都没?”鹿晗懊恼地抓了抓自己染成银白色的头发,“得了,这趟儿也白跑。”

  “鹿晗……”张艺兴微微低下头,灯光透过睫毛在眼睑投出一片阴影,“这个案子……非常危险。我们是朋友,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不管是任何人再委托你,你都千万不要再掺和这些事儿了。”

  “你什么意思?”鹿晗挑眉看他,神情微怒,“你觉得用我用够了然后一脚踢开让我不要干涉就行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在想什么我很清楚。”鹿晗用手指叩了下桌面,“警察,人民卫士,总想着什么尽能力保护群众,一碰到会玩点儿的绑了人质,一个个就都不敢上,全为了什么狗屁道德正义。”

  张艺兴没说话,对这话不置可否。

  “张艺兴,算我也给你句忠告。少插手这事,到时候真躺在棺材里的就是你了。Frank逍遥法外这么多年不是没有理由的。”

  也许是他真的习惯了鹿晗平时嬉皮笑脸的样子,现在看到他这样一幅一本正经的模样还真不知道怎么去应对了。

  一阵音乐声突兀地打散了屋内凝结的气氛,张艺兴把目光挪向桌上屏幕亮着的手机,是吴世勋打过来的电话。

  吴世勋是他在警局带的小后辈,现在基本上出任务的时候担任的都是搭档角色。可能是因为张艺兴是他刚从警校毕业来工作,接触的第一个稍微和善点的前辈,吴世勋平时和张艺兴私下关系很好。

  “我去接一下电话。”

  张艺兴按下接听键,缓了缓自己的语气朝那边喂了一声。

  “艺兴哥这么晚还没睡吗?”

  张艺兴暗自腹诽,这不是你给我大半夜电话扰民的吗。“嗯。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最近那个案子的事情。”他听见吴世勋在那边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莫大的心理准备,“本来不想这么晚打扰你的……”

  “什么?”张艺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睁大眼睛,激动得大叫出声。他瞥到客厅里的鹿晗一脸疑惑地朝这里看过来,下意识地捂住了嘴。

  “你是说,抓到那个Frank亲信的下属了?”张艺兴压低嗓音,确认了一下刚刚获得的信息。

  “是的。”吴世勋的声音里明显也透着欣喜,“截取了他们联络的讯息,定位抓住了那个下属和几个跟班儿,已经全部带回局子里了。”

  “好,通知他们说,明天就开始审讯。”

  张艺兴挂断电话,抬眼望向夜空。弯月还映着微微的光辉,整个夜空中只有零星几颗却璀璨的孤星。他心里似乎萌发了一点这几天来从未如此充实过的希望,变得不再是那么渺茫。

  张艺兴突然感觉背部传来一阵暖意。鹿晗用还缠着绷带的手臂给他披上了开衫,把手掌轻轻地紧贴在他的后背。他似乎听见鹿晗轻叹了一声。

  “如果可以的话……有情况的时候,让我也去。”鹿晗放柔自己的语气,“我也算是个医生,起码还能给你点最基本的帮助。”

  鹿晗顿了顿,接着说“而且,我不希望你出事。”

——TBC

结尾最后一句话用来恭喜兴兴solo专终于出咯!

27 Oct 2016
 
评论
 
热度(15)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