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勋兴】星光奶糖罐

本来想做万圣节凑数文的......
一个瞎编的智障玩意儿......

感觉自己all兴没写过勋兴,于是来一发。

食用愉快!:D


 

Chapter 1

  夜空中突然掠过一道闪亮的光,要是仔细看你能看到一个戴着大帽子的小法师坐在一把有点破破烂烂的扫帚上。

  张艺兴坐在扫帚上悠闲地晃着腿,哎,这破扫帚真慢,他恨铁不成钢地在扫帚上打了一下,扫帚可怜巴巴地晃了一下。

  他是出来巡夜的。张艺兴贪玩儿,在长老授课的时候逃了课,跑到人类世界去用魔法逗人类小孩儿玩,结果被抓了回来。长老罚他今天巡夜,还不让他用自己的扫帚,只能用村里那把老扫帚。

  张艺兴稳了稳自己脑袋顶上用丝线绣着金色星星的尖顶帽子。他是掌管万千星辰的法师,虽然现在能力不是很成熟,只能唤来普通的星星,像北极星这样的最高等星星,他还不足以召唤它呢。

  他伸出手指,在空气中点了一下,几个闪亮的星星一挥即过。

  方才趴在张艺兴身边的黑猫从睡梦中醒来,揉揉自己的眼睛问他,还没结束啊,有点饿。

  “就你饿啊?”张艺兴嫌弃地盯着它说,“早着呢,今天晚上是万圣夜,幽灵都出来活动了。长老让我看住它们别玩儿过头闹事。”

  这只黑猫是他捡回来的,他管它叫奶包。当时他是在树丛间发现这只奄奄一息的小黑猫的,哦,当时奶包还是一只乖巧的小黑猫。

  张艺兴把它带回家好生照顾几天后,它终于显得稍微活络的一点。原来奶包是一只猫妖,修行已经好几百年了,但是和一个更强的魔物决斗被打得重伤,醒来之后就已经被张艺兴捡回家了。

  张艺兴嘴里塞着软糖,声音含糊不清地问他,“那为什么会回到幼体状态?”

  “不知道。可能是灵力损失吧。”

  “那你现在还是不能恢复人形吗?”

  黑猫眨了眨自己好看的蓝色眼睛,摇摇头。

  “哎,奶包真可怜。”

  “都说了我有名字,我叫——”奶包显然有点恼怒地说。

  “哎呀,我知道了,不是叫吴世勋吗。”张艺兴不屑地摆摆手,“奶包这个名字多好听,况且你现在又不是人形,当然得给你起个猫咪的名字咯。等你哪天灵力恢复人形了,我就叫你吴世勋行了吧。”

  吴世勋对这话不置可否,闭上眼睛。

  吴世勋的额头上有一小块毛是白色的,也是星星形状。张艺兴抱着它去给长老看,得到的答复是那魔物击伤它,把它的灵力都封印在这块小小的星星标记里,才不能恢复人形的。

  张艺兴一边揉揉吴世勋柔软的短毛,担忧地问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解除这个封印?

  长老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从此以后张艺兴就一直把吴世勋带在身边。他从小便死了父母,是由长老带大的,平时一个人也没伴儿,现在来了个奶包陪着他倒是也挺好的。

  张艺兴坐在扫帚上打了个喷嚏。这都快十一月了,晚上还特别冷,自己也没一件像样的新毛衣能套在披风里面。吴世勋见他打了个寒颤,动作轻盈地跳上张艺兴的肩头用尾巴轻轻扫了一下张艺兴的脸颊,他突然觉得有一股子暖意从头到脚包裹了他。

  “好暖和啊……”张艺兴舒服又像是赞叹似的发出一声轻叹,“你还会这么高深的魔法?”

  “当然了,我之前的法力还是很强的,这个标记——”吴世勋又用尾巴触碰一下星型标记,“封印不住全部。”

  霎时间村庄里那个大钟塔敲响了午夜的铃声。刚刚还在四处游荡尽兴玩乐的半透明的幽灵们都不见了,万圣节结束了。

  张艺兴让扫帚开始下落,可这老扫帚在被他折腾了一个上半夜之后已经摇摇欲坠了,他试图让扫帚平稳地俯冲一段,可扫帚像是彻底自暴自弃了一般,笔直地往村庄里撞去。

  “哎哟喂——”张艺兴惊呼一声,扫帚最终带着他和吴世勋摔在某个大理石雕像前的草坪上。他感觉这一摔快把他骨头架子都摔散了,他揉揉自己摔得最惨的屁股,眼泪都疼得从眼眶里流出来了。

  “奶包?”扫帚已经摊在一边不动了。张艺兴四处找了找吴世勋,发现他正站在雕像上似笑非笑似的看着他。

  差点忘了,这黑猫是不会摔的。

  “你都不用悬浮魔法救我,”张艺兴委委屈屈地说,“亏我对你那么好还拼死拼活地帮你找解除封印的方法。” 

  吴世勋从雕像上一跃,稳稳地落在地上,把前爪搭在那把累得瘫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扫帚上,红光一闪,扫帚消失了。

  差点忘了正事儿。张艺兴从衣兜里翻了翻,除了糖果还掏出一捧金粉似的东西,对着天空一挥,夜空变得满天繁星。

  吴世勋又跳到他身上,用尾巴扫出一样东西。张艺兴拿起来仔细看了看,是一颗奶糖。他歪了歪头,没看明白吴世勋要干什么。

  吴世勋故作成熟地咳了一声,“万圣夜刚过嘛,你还是个小孩子吧,给你颗糖吃,乖啊。”

  还没等张艺兴反应过来吴世勋就已经溜出老远,张艺兴咬牙切齿地想从地上爬起来去打他了,坏猫,当初就不应该救下吴世勋。

 

 

Chapter 2

  张艺兴找能让吴世勋恢复的方法的时候,惊喜地从一本古书上看到过有关于猫妖一族的详细资料。但是这本书上并没有说如何让被封印灵力的魔物找回灵力。他有些沮丧,合上了那本厚厚的书。

  也就是说只能靠实践来找到解除封印的办法了咯。

  张艺兴想到吴世勋额头上那个星型标记会不会和他掌控星辰的魔法有那么一点联系。他抓来一脸嫌弃的吴世勋,把他按在自己的腿上。张艺兴对着那标记施了个星光法术,但是那标记丝毫没有反应;他又召唤来一颗星星,废了半天力气才把四处乱蹦的星星按在标记上,还是没有反应。张艺兴恨铁不成钢地用手指头狠狠地戳一下那块白毛,痛得吴世勋皱起眉毛。

  “你干什么。”刚刚已经被这小傻子鼓捣了半天的吴世勋不满地对他说。

  “我在找帮你恢复灵力的办法啊。”张艺兴无辜摊手。

  “你这样怎么可能解得开。”

  张艺兴嗷一声躺倒在床上,“那我就被办法了哦。我只是个还没出师的法师啊。”

  他突然又灵光一闪,腾地一下跳起来,吓得吴世勋魂都快跑出来了。张艺兴激动地揪着他说,“哎,你说,我们如果能找到袭击你的魔物,是不是就可以解除封印了?”

  “你疯了吧?”吴世勋讶异地盯着他,“我修行几百年了,还是被它差点杀死。你这样缺少经验的小法师,还是个光系魔法师,能留下尸骨就很不错了。”

  “那我们试试解封法阵?”张艺兴没有底气地提了个议,“长老之前教过我的……但是我从来没有试成功过。”

  “很复杂吗?”

  “这倒也不是……”张艺兴伸出白皙的手指挠挠自己的头发,“奶包这样阶级的封印,长老说过,法阵需要天狼星的魔力,但是我不会啊……”

  “这个好办,”吴世勋舔了舔自己的毛,“我可以给你补充魔力。”

  “补、补魔?……”

  “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张艺兴吐了吐舌头。

  “其实,我可以把我身上的一半魔法转移到你身上,到时候施完法阵再自然转移回来。但是这种魔法有一定风险,我——”吴世勋顿了顿,“之后我可能会有一点虚弱,但是我能应付,你只要安心地布魔法阵就行了。”

  “那……好吧,怎么做?”张艺兴之前还没听到过这种奇怪的魔法。

  “你闭上眼睛。”吴世勋指挥他。

  张艺兴紧张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乖乖地闭上了眼睛,但是眼皮一直在不安地颤动着。

  然后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像羽毛一般落在他的眼睛上,是猫咪轻柔的吻。

 

 

Chapter 3

  等张艺兴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他起身寻找吴世勋,发现他已经在身边沉睡过去了,看上去黑色的短毛没有平时闪烁的那种奇异的光泽,整只猫显得比往日苍白许多。

  张艺兴突然觉得自己身上背负着的压力特别大,要是法阵不成功,那既不能解开吴世勋身上的封印,吴世勋也有几率永远都不能醒过来了——毕竟他可不会这种转移灵魂的强大法术,即使有了吴世勋的魔法也办不到。

  张艺兴起身,抱着黑猫走出木屋,外面的月光还在幽幽地映照在大地上,但是他今天没有把星星重新放回夜空中,他感到口袋里的星星似乎也一动不动,像是在给他勇气。

  他把吴世勋轻轻地放在地上,对着皎洁明亮的圆月祈祷,施起了召唤天狼星的仪式。张艺兴能感觉到不属于自己的强大力量在自己的手指间流动,他闭上眼睛,把所有希望都交给了他自己和吴世勋的灵魂上。

  当他期待地睁开眼睛,四周一片寂静。想象中应该出现巨大法阵的地面。依旧是什么都没有出现,天狼星,还是没有眷顾这个小法师。

  张艺兴突然觉得这个夜真冷啊,没有吴世勋那天给他施的魔法,也没有平时活蹦乱跳的猫咪在他身边,有些本不属于这个季节的刺骨倾泻进他的心里。

  他沉默地抱起了黑猫放在自己的心口。他能感觉到紧贴的两个心脏在以相同频率跳动着,吴世勋的身体还暂时活着,但是给他的那一半灵魂永远都回不来了。

  张艺兴突然想起来白天吴世勋给他的那个吻。他并不知道这能不能起到一点点作用,他只是想再给吴世勋还一个他可能已经感受不到的吻。

  张艺兴把嘴唇贴在吴世勋的标记上。奇怪的是,他微微颤抖的嘴唇并没有感受到生命渐渐消逝的冷冰冰,而是感到那标记似乎温度越来越高,像是那天吴世勋施的魔法一般,一点点地把热度传进他的身体里。

  Boom——

  张艺兴猛地睁开眼睛,奶包已经不在了,但是好像有个人在抱着他哎。他有点懵,抬头去望一眼,却碰上了一双清澈的蓝色眼睛,那个人长得真好看啊,还用一种熟悉的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自己……

  诶?

  封印解除了。 


——End.

17 Oct 2016
 
评论(3)
 
热度(53)
  1. super-cho夏鹿 转载了此文字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