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卤蛋】不可说 C1.

食用愉快!:D


Chapter 1

已快入冬,外面一整日阴沉着天,寒风呼啸着扫荡过去。夜晚迷蒙的霓虹灯光在似有若无地闪烁。

张艺兴站在便利店前,眯了眯眼睛,对街的灯光在眼眸中虚晃开来。他从大衣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一支烟,点上深吸一口,夹着烟的手指微微颤抖。

默然站了一会儿,口袋里的手机屏幕亮起,铃声响起来。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这个时候谁会给他打电话,张艺兴心里暗骂一句,把燃到一半的烟扔在地上,抬脚,碾灭。

张艺兴接通电话朝那边喂一声。

“那个特大贩毒团伙的,”电话那头开门见山地开口,“你大概挺有兴趣。”

他沉吟一会儿。“行吧。我在你医院对面那条街。”

“我等会儿出来。”那边想了想,补充了一句,“我有点儿饿。”

张艺兴似乎能从这语气里想象出对方嬉皮笑脸的样子,他叹口气,“你快下来。”

挂了电话,他重新把被风吹的得发红的手伸进口袋里,走进了便利店。

走出来时,张艺兴一眼就看见了对街朝他挥手的人,白大褂被风吹得扬起来。

“怎么没换衣服?”他皱着眉头说。

“下班下得急,想见你啊。”鹿晗伸出手理了理被吹乱的头发,另一只手接住张艺兴扔过来的咖啡,“谢谢,就好这个。”

“别贫,说正事儿。”

“喏,这儿呢。”鹿晗掏出一个USB,有意无意地在手上晃悠一下,“视频材料,高清的,哦,不是那种高清。”

张艺兴懒得搭理他这种玩笑,“怎么搞到的?这个作案团伙行动一直非常谨慎。”

“有什么资料是我拿不到的?”鹿晗反问他,语气里能让人听出骄傲的感觉。

张艺兴确实挺佩服他的。表面上看着挺好挺开朗一个医生,基本上没几个人知道他是全市乃至最大的情报贩子L7。鹿晗之前通常不和警察合作,张艺兴是个例外。

张艺兴也不是个什么刚当警察的新苗,他干这行少说也有好几年了,也接触过各种各样的情报贩子。但是像鹿晗这样办事这么稳妥的也是第一次见到,他几乎不出纰漏,只要说好了的东西百分百会给你拿到。

“你偷摸儿搞这些的时候那些毒贩没发觉?”

“还好,但是这次稍微有点麻烦。”鹿晗用热过的咖啡罐暖暖手,轻描淡写地说,“在一个人腿上留了个窟窿。差点他就抓住我了,动作挺灵敏,应该是练过的。掏枪的时候他差点儿给我来一下。”他的口气轻得像是只是和那毒贩子喝了杯茶。

张艺兴没问他是怎么在那些毒贩的眼皮底下带着证据跑出来的。他知道鹿晗单独一个人,只带了一把枪,有绝对劣势。但是他从来不在这方面怀疑鹿晗的能力。

鹿晗手没干净到哪儿去,有的时候找情报的时候实在甩不掉犯人,就干脆利落地给他脑门儿崩上一枪,既能完成任务还能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一面儿是白衣天使救死扶伤,一面儿在杀人的时候一点余地都不留。没人能把妙手回春人品也特好的鹿医生和那个行踪不定飞檐走壁的L7联系起来。张艺兴觉得他还是蛮值得合作的对象,这才是做情报商的头牌。

“你干这行是为了什么?”

“啥,为了看病治人啊。”鹿晗明显对这个问题有点儿莫名其妙。

“我说你为什么当情报商。”

鹿晗喝一口手中的咖啡,漫不经心地说,“当然是为了赚钱啊。这一行风险高,但是利润也高啊。不止条子找我,黑的那边我也混混。”

“你不怕死吗?”

“死?”鹿晗顿了顿,“我干这行到现在都没有失手过。你还记得之前那个用剪刀杀人的变态吗?我连他所用的剪刀是哪里买来的什么牌子的多少钱都能调查清楚。”——说到这里,他明显有点得意,“但是我也保不准。指不定哪天某个我惹过的商界大佬一看我不爽,挥挥手派人把我干掉了呢。你呢,为什么当条——警察?”

张艺兴抬头望向夜空,一颗孤星形单影只地悬挂着。“这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我就想当个警察,当个勇士。”

“得了吧。你们这种在极度危险的罪犯之间周转的,大多数最后只能成为烈士。”鹿晗轻笑一声。“如果你死了,我说不定会给你献一束花的。”

张艺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这次也谢谢你,回局里让人给你打钱。”

“不急。”鹿晗晃了晃手中喝空的咖啡罐,随手扔进路边的垃圾桶里。

动作看似随意,但是投进去的弧度没有半点偏差,张艺兴皱了皱眉。

“走吧,陪我散散步。可以考虑给你打个折。”鹿晗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是那种人畜无害的笑容。

不是饿了吗……张艺兴暗自想。

晚上萧瑟的风让大脑更清醒了一些。张艺兴一边跟着鹿晗漫无目的地瞎逛,一边在脑内回顾这个棘手案件的细节。这个案子的犯罪者是一个覆盖全国乃至外国的特大贩毒团伙。团伙的创始人真实姓名不明,通常称其为Frank,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也是这个集团的核心。

这次最主要的案件是一起废弃仓库集体自杀案,引起悬案的原因为吸食了一种新型毒品导致幻觉。要是鹿晗拿到的视频能够找到一点关于Frank的踪迹亦或是身份特征,说不定这个案子就能有结果,情况再好一些,可以一网打尽这个集团。

鹿晗见他思考得入神,伸出手在他眼前晃晃,“想案子呢?”

“嗯,稍微有点头绪。”张艺兴扯出了这一晚的第一个笑容,“这次要是执行得顺利,过两天请你吃饭。”

“你笑起来还是好看,比整天闷着脸好多了。”鹿晗停下脚步,用手指去挑张艺兴的唇角,“多笑笑。我又没欠你五百万。”

听了这话,张艺兴突然有一种这么多天积攒在心头的苦闷有些消散的感觉,压在心头的包袱稍微放下来了一点。

张艺兴朋友向来不多,进了警校之后更是少到可怜。他体质和资质都不是特别优秀,但是想当警察的梦想一直被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他自从进了警校之后就开始严格地要求自己比别人多努力一倍,感到累就咬着牙坚持。有一天晚上训练完躺在床上,莫名其妙地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流出来了,止也止不住,那是他在警校里哭过的唯一一次。

谁也不知道骄傲、意气风发的张警官Laysir,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张艺兴抬头望一眼鹿晗,鹿晗也看着他。他在这双眼睛里找到了近十年来没有见过的东西,有什么东西在眼眸深处闪着光。

张艺兴眼角又有点酸,但是这么久没哭过了,到底是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TBC

我的新坑(。

旧坑我会慢慢填好的,我发四!

先定个小目标,填完二十六字母。

【最近学校国文周,我们班抽到西班牙,你里夏鹿要跳弗拉明戈,心痛

14 Oct 2016
 
评论
 
热度(21)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