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灿兴】暗恋这件小事(下)

前篇指路——

(上)

(中)



Chapter 6

张艺兴现在在后台卫生间里捯饬着他微乱的头发。

边伯贤早晨演出前给他打发去朴灿烈他们寝室找那吴世勋寻仇了。张艺兴听完边伯贤完整地叙述完自己遭搞经历之后也忿忿不平地跟着骂了那小白脸儿几句。

出门儿的时候边伯贤脸上的表情他看了都有点儿发慌,他心里默默给那个吴世勋点了个蜡。

演出成功得张艺兴都有点恍恍惚惚的了。虽然这是好事,但是前几天他刚在心里默默想着演出完和朴灿烈表白呢。可是学长演出后连个机会都不给他,结束后只是给他一句辛苦了,在这情况下表白,他光是想想尴尬癌都要犯了。

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雨滴尽数倾泻在玻璃窗上。

张艺兴和朴灿烈他们要在礼堂门口告别了。朴灿烈撑起一把伞,问他用不用送他回去。

“不用了。”张艺兴摆摆手,笑笑,“等雨小一点我就自己走。学长……你先走吧。”

朴灿烈只是望他一眼,点点头,举着伞走进雨里。

张艺兴突然觉得特别想哭。他到了这种时候还是特别怂,连一句普普通通的我喜欢你都难以启齿。等到学长毕业之后他就更加没有资格说出口了。

但是,张艺兴一想到表白之后的后果就更加没有勇气了。学长会不会觉得他特别恶心?

他目送着朴灿烈的背影越来越远,那把伞还在迷蒙的雨里继续向前。

张艺兴感觉心里有一点莫名的勇气升上来。他一定要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说给朴灿烈听,就算学长会讨厌他——他也认了。最起码,他也算迈出过这一步了。

张艺兴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跑出礼堂。冰冷的雨水打在他的脸上,他甚至有一种自己会消失在这场雨里的感觉,好像全世界他只能看见在自己前面的朴灿烈,而他在往前追,尽管路程比看上去的遥远很多。

朴灿烈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回过头,然后微微讶异地停在了原地。

张艺兴也停在了离朴灿烈十米远的距离,他低下头喘着气,任由雨水在脸上一遍遍冲刷。

“艺兴?”朴灿烈唤他。

张艺兴没有回答。这十米的距离,像是遥遥无期,在他和朴灿烈之间划出一个分界线。他出来时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衫,现在已经被雨浸透了,黏在他身上。

他突然感觉有什么暖意传过来,肆虐的雨水似乎也不再打在他身上。他抬起头,朴灿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抱住了他,轻轻地把张艺兴拥在自己怀里。

忍了很久的眼泪还是掉落下来。朴灿烈的拥抱真暖和啊,带着强烈的暖意。朴灿烈没有问张艺兴为什么跑出来,也没有问他为什么要哭,只是用带着热度的手心抚过他微微发抖的后背。

张艺兴感觉好像过了许久许久。“学长……”他鼓起勇气,对朴灿烈说出那一句,“我喜欢你。”

他终于说出了长久以来不知在心里放了多久的一句话,感觉自己心里却是异样的满足。他说出口后朴灿烈没有立刻推开他,已经是预料之外的幸福了。

“别哭了,小傻子。”朴灿烈听了这句话之后叹了口气,从衣服口袋里拿出纸,轻轻地给他擦拭掉眼泪。“你先跟我回去,不能着凉。”

朴灿烈把他带回他们寝室,找了件大小差不多的衣服给他换上。从柜子里拿了吹风机要给他吹干头发。张艺兴还一言不发地坐在他床上,眼睛红红的。

朴灿烈坐在他身后,拨弄着他被雨打湿的头发,手指抚过张艺兴有些微长的刘海。张艺兴感觉自己要被吹风机的热风弄得快睡着了,朴灿烈没有推开他,还把他带回寝室不让他着凉……

张艺兴唤了一句,“学长?”

朴灿烈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用单字应了一句。

“你喜欢我吗?”

他听见朴灿烈低低地笑了一声。

“也就是说,你现在还没明白我什么意思?”朴灿烈这句话里明显带着笑意。

朴灿烈能从侧影看出张艺兴脸有点飘红,不知道是热风吹的还是羞的。张艺兴迟钝得可爱,图书馆的那一次,请他来演出时夹带的私心,换作是别人老早就看穿他什么意思了。

张艺兴把这句话在心里反反复复琢磨十几遍,那就是说,朴灿烈他也……

头发差不多干了,朴灿烈把手中的吹风机放在一边。张艺兴微微转过身来,抬起眼睛看他。朴灿烈使了点儿坏心思和他对视,张艺兴一接触他的眼神就闷闷地一下钻进他怀里。

朴灿烈凑到他耳朵那儿说一句“宝贝儿害羞了?”

什么宝贝儿啊,没正经!

不过他又想了想,心里一片化开来的甜意,又往里钻了钻。

暗恋这件事儿,是不是也挺好的? 


——END.

总感觉这个短篇结束的有点草率......

总是写不出之前一遍遍预想的超甜的感觉啊......

如果我有空,它可能会有番外吧。

祝大家全文食用愉快!:D

11 Oct 2016
 
评论(2)
 
热度(44)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