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卤蛋】二十六字母☆C3.

终于回上海了......四天没有电脑的日子真难熬

发两个存货,今天双更,睡觉之前再补两个【在这篇下面更

食用愉快!:D





O——Officer 长官;警官.

张艺兴前两天刚调来不久,他是从其他部门派过来的老牌警官,据他之间共事的同事形容说,这位张警官平时人很好,谦和好相处得很,但是对待到手的犯人甚至下属通常严格到了一定阶段。总有其他看不惯的警官揶揄说他是个貌似菩萨样,言下之意自然就是貌如菩萨心似夜叉呗。

这位警官处理过不少复杂的案子,什么大型走私案贩毒案,甚至个连环杀人案都能处理得妥妥帖帖的。

张艺兴最近实在是有一些头疼,他刚调到这里来就接了个烫手山芋,最近的连环怪盗案。

说什么连环怪盗案,也就是那些无聊媒体莫名其妙整出来的新名词。这个所谓连环怪盗,其实也就是个手段高明些的小贼罢了。但是张艺兴看了之前调查下来的资料背景,这也是个挺让人惊讶的案子。

这个怪盗,手法高明甚至能说得上精密,特点是几乎能不在现场留下偷盗过的痕迹,他只在某个角落里留下一个落款,L7。

不是那种什么骇人的血书,他从不杀人,而且偷盗过的东西几乎会在一个月内再悄无声息地归还到原处,似乎这位神不知鬼不觉的大盗,像在恶作剧一般。

最近B市发生了一起珠宝盗窃案,被盗的珠宝店果然也是那连环盗窃案的一部分。又是那个什么L7,张艺兴皱皱眉头。

但是与此不同的是,L7这次除了落款,还在某个缝隙里夹了一张纸片,上面写了下一个目标竟是警察局。这让张艺兴显然有一些吃惊,L7的作案方式堪称完美,几乎没有人能寻找到他的踪迹,但是这次他这么轻易就暴露了自己的下一个目标,明摆着是让警察局提前做好准备乖乖等他来,嚣张得很。

纸片上写定的那一天张艺兴果然在他的办公室里如期见到了毫无痕迹翻墙而入的L7。

同他所想不同的是,这L7比他想象的年轻得多,甚至也算得上是个清秀、年轻气盛的男人。

张艺兴看他一眼,没什么情绪般地说,“果然是大盗啊,警察局竟然都能进的来。”他顿了顿, “我抓住你了,对吧。”

L7站在他办公椅前,玩味地看着张艺兴,“长官,玩得多了也腻了,我对条子可没什么兴趣。”他笑笑,却是显得有些纯真的笑容,“但是张警官你长得倒是挺好看的。”

张艺兴扬起眉毛,“这次想在我这儿偷点什么?这大概是你入狱前最后一次精密犯罪了,我很遗憾。”

L7低下头,对着张艺兴耳语,“警官,跟你打个赌。”

“我要偷走你的心,你信不信?”

 

P——Partner 性伙伴.

鹿晗在他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想起了张艺兴。

他坐在窗台上打开窗户,让夜晚的凉风吹进来,点上一根烟猛吸一口,

鹿晗和张艺兴初遇在五年前的一家酒吧。那时候的张艺兴还在这间酒吧里当驻唱。鹿晗坐在台下,手里晃着盛着在灯光下斑斓的酒杯,抬眼望着他。张艺兴的声音很好听,清澈纯净,像是没有被墨浸染的白纸。不知道叫起床来什么感觉,鹿晗这么想。

他不是个什么善茬儿。男男女女的谈过不少,但那些估摸着也不算谈恋爱,基本上没几个能和他保持联系超过三天。

张艺兴抱着吉他唱完最后一曲,起身向台下鞠个躬。他用眼光扫了一圈底下的人群,恍惚间像是看见了鹿晗颇有几分趣味盯着他的眼神。

他在后台收拾完自己的东西,背着吉他在酒吧吧台前坐下来。鹿晗跟着坐在他身边,朝他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吧。

“请你喝一杯?”

张艺兴顿了一下,接着点点头。鹿晗要了两杯威士忌,把一杯递给他,“鹿晗。”他眯着眼睛笑了一下,眼眸深处像是藏了闪烁的光芒。

那天晚上他们上了床。

鹿晗从没想过和别人保持这样长期的关系,但似乎张艺兴的出现打破了这条法则。他们两个这样的相处关系最为轻松。平时见面的次数不少,大多数时候也就是出来玩玩喝喝酒,兴致上来了就来个固定节目上床,这样的关系,通俗点说就是炮友。

认识两年之后张艺兴去了英国。他们是和平分手的。异国实在不是他俩现在该相处的模式,从来就没喜欢过phone sex这种没劲儿的事情,干脆利落地直接提了,哎,我们分吧。

最主要的是,鹿晗他父母一直在锲而不舍地逼他结婚,让二老能尽快抱上孙子。这两年鹿晗也成熟了不少,不在外面瞎搞了,基本上除了张艺兴他也没跟别人玩儿过,现在是该收收心想想自己人生大事了。

窗外好像有点儿下雨了,雨丝顺着风从窗口飘进来,打在鹿晗的脸上。他把窗户关上,顺手在窗框上掐灭了烟,未燃尽的烟灰燃烧出星星点点的火光。

他眼前似乎一下子闪过五年前张艺兴在台上唱歌的身影,彩色的灯光照下来,映着他清澈的眼睛,水光氤氲。

——TBC

05 Oct 2016
 
评论(2)
 
热度(21)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