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卤蛋】二十六字母☆C2.

思考了一下,分上下两篇发完似乎不是我的风格......然后又理所应当般地划分到几次更完的脑内tag里了......

是一个伪文艺的小学生文笔

例行感谢大家喜欢夏鹿和她的文,谢谢。

食用愉快!:D




J——Juvenile孩子气的.

张艺兴觉得鹿晗特别幼稚,各种意义上的。

特别是在吃醋方面。

鹿晗比他大个一岁半左右吧,但是现在已经奔三的男人在吃醋的时候却像个五六岁的孩子一样闹腾,每次都弄得他无奈得很,好气又好笑。

他记得有一次,圈里另外一个艺人和他合作完之后想请他吃个饭。那天晚上正巧鹿晗没什么事,特意早些回家给张艺兴做了少放一点辣的湖南菜想给他个惊喜。没想到却收到了张艺兴要和别人吃饭很晚回家的短信。

张艺兴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二点。客厅里的灯熄着,但是电视却开着,播着无趣的深夜综艺节目,鹿晗窝在沙发上躺着。

张艺兴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一眼看见了桌上凉掉的菜,心头有点酸,从床上抱来一条毛毯想盖在鹿晗身上,却被鹿晗抓住了手腕。

他顿了顿,放轻语气问鹿晗怎么还没睡。鹿晗眼神里带点儿委屈,闷闷地问他又跟谁吃饭去了啊。张艺兴看见鹿晗这幅样子特想笑,调侃他说怎么跟小媳妇似的,就跟那某某前辈吃了个杀青饭。谁知下一秒鹿晗一下子从沙发上翻起来把张艺兴锢在身下,张艺兴被他用力的动作弄得有点痛。鹿晗盯着他看,语气里带了几分任性“下次不准跟他在一起了,我老早看他不对劲儿。”

张艺兴心里苦。你看谁是对劲儿的啊?

 

K——King君主.

鹿晗爱上了敌国的王子。

他在战场上见过那位王子。他骑着的骏马踏在沙场上,扬起一片沙土,鹿晗隐隐约约能看见那位王子逆着光的身影,似乎这是一位初踏沙场的王子,盔甲上的鳞片没有斑驳的锈痕,每一片都是新打磨的样子,耀武扬威般地闪烁着光芒。

他在舞会上见过那位王子。他穿着一身纯白色的礼服,袖口缝了一圈金色的丝线,刘海乖顺地垂下来,身形好像和他也差不多,白皙的手指在三角钢琴上翻飞,动作流畅而优美。

他在自己的房间见过那位王子。他手上紧握着擦拭得发亮的匕首,眼底似乎有一种黯淡的光芒在微微闪烁,他能在眼神里看到他浮动 的感情。

鹿晗叹了口气,神情依然没有起一丝波澜。

“你要杀我,对吗?”

那王子点了点头。

鹿晗却是微微一笑,“那么,我能有幸知道你的名字吗?在我死之前?”

伴随着的是那人的一愣,随后也礼貌地笑了笑,“张艺兴,文艺复兴的艺兴。”

鹿晗闭上了眼睛。

“谢谢。”

 

L——Light光.

张艺兴是他们村落里唯一的光魔法师。

什么是光魔法师?听上去似乎挺高端,但是在这个异世界,人们通常亲切地称呼他们为奶妈。

当然,你所拥有的属性是与生俱来的,上天安排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一切靠命运。

张艺兴其实挺不满自己的这个能力的。你看看同村的阿灿,一个长得人高马大的火魔法师。他特别羡慕阿灿打怪的时候那个样子,手轻轻一挥就能召唤出熊熊烈火,超酷!再看看自己,自己只能拿着根破法杖在打群仗的时候这边扔一个治愈那边扔一个辅助光线,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那天张艺兴上山去搞点草药回来,一想到自己的破能力就有点郁闷,干脆一屁股坐在山腰上路边草丛里生闷气。谁知刚坐下没多久就被轻轻地拍了拍肩膀。

“喂?”

“啊——”张艺兴一个激灵从草丛里扑腾起来,用装采来的药的大草篓子挡住自己的脸,“别别别别过来!”

他敏锐的感觉就已经感觉到这是一只妖怪,而且还是不好对付的那种,他只是个光魔法师,连保护自己的技能都没有,到时候只能死在山上,他悲愤地想。

“你别怕我……我叫鹿晗,不会伤害你。”

张艺兴偷偷地伸出眼睛怯怯地望他一眼,是只龙化成了人形啊,但是好像只是只成长期的龙。

“我受伤了……”鹿晗小心翼翼地说,“我闻到你身上有股好闻的牛奶的味道,你应该是光魔法师吧?”他顿了顿,“你能帮我疗伤吗?”

 

M——Morning早晨

未拉严实的窗帘露出一道缝隙,早晨太阳明媚轻亮的光芒透过缝隙透进来,投射在厚重柔软的羊毛地毯上,在亚麻色的织料上显出了一道浅色。

鹿晗从梦中清醒过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晃动了两下,眼前终于变得清晰。鹿晗身边的张艺兴还在熟睡,他睡相很差,特别喜欢窝成一团抱住自己的膝盖,像个球一样。

鹿晗想到这儿不知道为什么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他伸手抚了抚张艺兴睡得有点凌乱的头发,张艺兴在睡梦中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鹿晗瞥见昨天晚上在他锁骨上留下的痕迹。张艺兴皮肤白,轻轻咬一下就能留下一个淡淡的粉色印痕,是可爱的痕迹啊。

鹿晗去吻上张艺兴好看的下垂眼,张艺兴被他弄醒了,鹿晗能感受到眼睫毛颤动时扫过唇瓣的温软触感。

鹿晗笑着和他对视。张艺兴还没怎么睡醒,揉了一把眼睛闷闷地开口,汽水音像还未化开似的有点小黏腻,让话里带上了几分撒娇的感觉,“长得帅都不睡懒觉的吗……”大清早就开始闹他,昨天晚上折腾到那么晚的不也是鹿晗……

鹿晗把嘴唇贴上张艺兴的额头给了他一个吻,原本是暧昧沾染的动作此时却显得有那么几分虔诚。

张艺兴耳边传来鹿晗早上起来有点低低沙哑的声音,“Morning Kiss.”

 

N——Nocturne夜曲.

月光清冷地打下来,夏夜清爽的风拂过来清凉又舒适,引出了高大梧桐树上沙沙的摩挲声。

张艺兴坐在庄园的秋千上几乎要在这美好的夏夜里昏昏沉沉地睡去,蝉叫声像是要引路向梦里走。仲夏夜之梦,应该分外地清丽吧。

他在昏沉之间听到了一段不知从何而来的乐声,像是小提琴婉转悠扬的音色,听上去似乎很近也似乎遥远。乐声断断续续地传过来,绵延地连成了几个让他熟悉的音节,像是小夜曲吧,他想。

张艺兴睁开眼睛,从秋千上跳下来,想去寻找那声音的来源,想看看这深夜里的艺术家是何方神圣。

他远远地看见葡萄架旁站着一个穿风衣的青年,手上握着琴弓,在琴弦上拉动弹奏他刚刚听见的那一曲使人心潮澎湃的小夜曲。张艺兴安静地站在葡萄藤边听着这一首。

一曲毕,夜色好像也随之一同寂静了下来。鹿晗放下了架在肩上的小提琴,舒出一口气。

沉寂了几秒钟,却被一阵掌声搅了宁静。鹿晗望向葡萄藤边他深夜的唯一听众,张艺兴此时正微笑着注目着他,不失礼貌似的。

音乐家与他的听者,在清凉的月色间眼光流转。

——TBC.

19 Sep 2016
 
评论(4)
 
热度(30)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