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卤蛋】二十六字母☆C1.

这是夏鹿在沉迷学习之余弄出来的奇怪玩意儿,感觉好久没更新lof了就来一发,有甜有虐的二十六字母。下篇我一定会发的要相信我哦!【乖巧.jpg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食用愉快!:D




A——Alone独自.

“跟我在一起吧,我不会再让你孤单一个人了。”

鹿晗跟张艺兴表白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那天细雨蒙蒙,春天的盎然还未过去。雨水洗刷了翠绿,但天上乌云层层叠叠。

张艺兴送走了所有人,孤零零地站在墓碑前。细雨打湿了他的头发,未打理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墓旁是其他人送来的白色花朵,安静而肃穆。

张艺兴沉默着蹲下,把手上拿着的一朵红玫瑰轻轻地放在墓前,黑白照片上的年轻男人开朗地笑着,鲜红的花朵在灰白背景的衬托下很是扎眼。

“骗人。”

 

B——Beat心跳.

如果问鹿晗是怎么喜欢上张艺兴的话,那大概是,一见钟情吧。

生活不是言情小说,没那么多矫情的一见钟情。鹿晗在遇到他之前也是这么想的。

那天鹿晗骑着单车过图书馆门口,一眼就望见了图书馆门口那个穿格子衬衫的男生。怀里抱了两本厚厚的书,看着像是和旁边的另一个男生说笑,讲到有趣处时笑得一抖一抖的活像只兔子。鹿晗被无意间萌得肝颤,还在假装不经意间盯着那小男生看的时候人家倒是先转过头来往他这边望了一眼,眼底清澈明亮。

噗通——心好像停跳了一拍。

 

C——Coddle溺爱.

别人都说鹿晗特别纵那个比他小了好十岁的弟弟。

那小孩儿叫张艺兴,是鹿晗继母带来的。鹿晗一开始不待见他,后来相处着渐渐就开始喜欢上了他,好得跟亲生兄弟一样。

张艺兴还是一小点儿的时候鹿晗已经上了高中,父母都有工作特别忙碌,照顾张艺兴这个活儿也就归了鹿晗。鹿晗每天放学紧赶慢赶去幼儿园接张艺兴,一手拎着张艺兴的小书包另一手牵着张艺兴小小软软的手,走在来接孩子的中年妇女中间让人看了不禁发笑。

张艺兴把他这个哥哥当爸看,童年基本上就是挂在鹿晗身上过来的。

很多年之后张艺兴长大了,鹿晗还会无法无天地宠着他,吃饭的时候连虾鹿晗都非要给他剥。张艺兴有时候会不屑地甩他一个眼刀,我都快二十了你还把我当小孩儿啊。鹿晗笑笑,“你这么可爱。”

 

D——Dice骰子.

最近的朋友圈都被各种骰子刷屏了,高级网民张艺兴看着也心里痒痒,想找个人试试看骰子玩一把。

张艺兴小窗抖动了鹿晗喊他一起玩儿一把骰子,带自定惩罚的那种。

谁也没想到张艺兴今天霉神眷顾,运气是一等一的差,连甩了仨一个点。

张艺兴不服气,“不行,谁小谁赢。”

鹿晗在屏幕那头微微一笑,“你这咋还带耍赖的呢,不干。”张艺兴怂了,理亏。

鹿晗让他发条朋友圈,内容特黄暴那种。

“鹿晗你别得寸进尺了。”

“不是你说啥都行的吗。”

哇,鹿晗真不要脸。

张艺兴忍着悲愤和羞耻发了条朋友圈,“老公昨天晚上太猛了,下次要轻点儿哦!”

然后过了一分钟,他看见鹿晗在下面回复,“好的媳妇儿。”

套路,全是套路。


E——Envelope信封.

现在已经是科技发达的二十一世纪,但是张艺兴还是很喜欢用书信这种方式交流。倒也不是装文艺,他就是觉得信掂在手中的分量总是比冷冰冰的电子设备要好,牛皮纸相互摩擦的沙沙声格外地好听。

张艺兴上学的时候交了一个笔友,和他一样是喜欢书信的同好。对方是在北京上学的一个男生,名字还挺好听,叫鹿晗。

他们互相了解的甚少,但是却是无话不谈的挚友,张艺兴和他每个月保持来往,信里都是一些琐碎的日常。他喜欢这种毫无顾忌的方式,也喜欢把生活里的碎片和亲切的人分享。

张艺兴已经把每月7号准时去信箱取信这件事变成了习惯,每次打开信箱看见牛皮纸信封就莫名其妙地心情好起来,每个月都有了盼头。

今天是10月7日。张艺兴打开信箱,看见了一封,粉红色的信封。

……咦?

 

F——Film 胶片.

鹿晗是某家小照相馆唯一的摄影师,工薪低得只能勉强满足温饱。

他最近发现有一个奇怪的男孩子老是来他们这个小破地方拍照片。每一次来还拍不一样的照片,什么证件照大头贴艺术照都拍过就差婚纱照了。每次都说这次要拍什么什么照片,特别名正言顺。

今天鹿晗在研究新买的镜头的时候,那个小男生又来了。那人推开门,走到他前台跟前儿,站那儿没吭声。

“今天又拍什么照片?”鹿晗皱眉。

“不是……今、今天想请您帮我个……帮我个忙。”那男生有点支支吾吾地说。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袋,交给鹿晗,“我有一张胶卷……想请您帮我洗出来。”

鹿晗接过来,诧异地问:“现在还用胶卷呢。”

男生笑了笑点了点头,“那个还有……洗完之后这张照片我想、我想送给你。”

这么奇怪的要求。鹿晗这么想,他觉得这男生简直有病吧。

他第二天把胶卷洗出了照片,照片上是一张白纸,上面用马克笔写了四个字。

——我喜欢你。

 

G——Glamour诱惑力.

鹿晗觉得张艺兴特别会撩,尤其是撩他。虽然每次张艺兴都不承认,但鹿晗深有体会怎么会假。

比如每次买樱桃吃的时候都得先无意间地拿下唇蹭一下樱桃才放进嘴里吃,樱桃的深红色汁水从嘴角渗了一点出来,还要拿舌尖舔掉。

再比如每次都不好好穿衣服。张艺兴怕热还怕痒,平时在家就喜欢穿一件布料薄的老干部背心,领口还宽大,每次弯下腰鹿晗都能看到张艺兴的胸口。

鹿晗每次都有种谜一样的口干舌燥感。

鹿晗严肃地问他,“你怎么老撩我。”

张艺兴也很委屈,“我没有。”

鹿晗凑到他耳边,声音压低了显出温柔带点难得的低沉,“宝贝儿撩完就跑不打算给我负责?”

 

H——Habit习惯.

人们一开始对待事物的感情总会是席卷来的新鲜感,然后新鲜感会变成厌烦,厌烦久了之后,也就会随之变成习惯。

鹿晗每天都习惯给阳台上的植物浇浇水,给慵懒地趴在地毯上的猫咪添食,随手收拾一下堆了几本书的小茶几。

他也习惯了每天打扫那个已经空了很久没人住的房间,拿湿毛巾擦拭一下那人最喜欢的画,天冷的时候从衣柜里拿出一件毛衣搭在椅背上。他们两个的衣服尺寸很相近。

当然,他也习惯了每天晚上热一杯牛奶,放在餐桌上。“艺兴,给你热了牛奶。”他说。

没有回答,他已经走了很久了。

鹿晗捏了捏玻璃杯沿。

 

I——Incarnate人形的.

鹿晗某一天心血来潮从花鸟市场随手买了只兔子回来。

鹿晗越看那只兔子越可爱。毛短不啦叽毛茸茸的,两个眼睛小小的泛着黑曜石般的光芒,头上的耳朵粉嫩嫩的,整个兔还特圆,长得就很有眼缘。

养起来也不是特别麻烦,这兔可乖,每天安生地躲笼子里,实在饿极了才扑腾两下让他注意到,连上厕所都会在鹿晗特意给它安排的地儿里解决。

别人家里特熊孩子的猫猫狗狗啥他也不是没见识过,这样更显得他家兔子可爱。他每天都要抱着兔子亲一下,么么哒,鹿爸爱你。

那天鹿晗打算给他兔子点奖励,想给它买点吃的零食啥的。拎了一大包七七八八的从宠物店出来,一回家就看到了个白白净净,还长了双兔耳朵的人。

“鹿爸……”那人这么叫他。

卧槽。

鹿晗手上的大塑料袋砰的一声掉在地上。 

——TBC.

14 Sep 2016
 
评论(3)
 
热度(48)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