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灿兴】暗恋这件小事(中)

我写文很拖沓......到了中篇还是没什么巨大的进展。

下篇没意外应该表白了吧!【有可能到了下篇没写完...

另外副cp本篇提了个尾,作用不大就不打tag啦,要是想看我可以写个番外。

依旧食用愉快!





Chapter 3

这一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边伯贤从网吧开完黑回来,一路哼着歌打开寝室门,发现张艺兴不对劲儿。

张艺兴整个人窝在被窝里,只露一双眼睛在外面。边伯贤过去把被子拉开,看见张艺兴脸通红,捂起脸抱着腿坐在床上。

“哥你脸怎么这么红?生病了?”边伯贤摸他额头量体温,“没发烧啊。”

张艺兴却是捂着脸笑成一团,据现场吃瓜群众边伯贤指认,那是他这辈子看过最荡漾的笑容。

“艺兴哥你傻了?”边伯贤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你追到朴灿烈了?”

“没有啊……”张艺兴翻出手机里朴灿烈发给他的短信给边伯贤看,“学长找我明天帮忙去演出。”

“演出?乐器社团的演出?”

“不是,学长在校外组了一个乐队。主唱有事不能来,学长觉得我声线好听。所以就…”

“所以你就这么激动啊……”边伯贤扶额,“我还以为朴灿烈对你耍流氓了呢。”

“边伯贤你脑子里每天都在想什么啊……”张艺兴气结,在他头上敲了个栗子,“我能跟学长同台表演啊,你别给我瞎扯。”

灿烈学长之前好像学了很久的乐器。他之前去学长寝室还一本书的时候看见学长的吉他和乐谱,乐谱上铅笔的字迹清秀好看,每一个音符生动得很,像是雨天跳跃的水滴。

张艺兴见过朴灿烈弹吉他的样子,学长拨弦的手指上有一层薄茧,学长注视吉他的眼神像是看待恋人般缱绻。

他喜欢学长弹吉他时温柔专注的样子。

每次张艺兴一想起关于朴灿烈的每一个小细节,心里就有种充实又微微泛着甜的感觉。他暗骂自己单相思还这么开心,可是那也没有办法啊,他喜欢朴灿烈。

是啊,张艺兴超喜欢朴灿烈的。


 

Chapter 4

之前图书馆偷拍案这事儿让朴灿烈记住了张艺兴这个小学弟,他觉得张艺兴是个挺有意思的人。朴灿烈不是什么好人。恋爱,从高中开始他就谈过不少,男男女女都有。但是他没见过张艺兴这种,喜欢个人还特纯的。偷拍这事儿,他小学就不干了,感觉特幼稚,只有那种小姑娘才会干。

但是这放张艺兴身上意义就不大一样了。之前篮球场那次,他分明看见了这小学弟在铁丝网外直勾勾的眼神儿。中场休息还买了瓶水跑过来给他,自我介绍时表情纯良得跟开联谊大会一样。散场的时候故意去逗他跟他挥挥手,张艺兴有点懵的小表情,怎么说呢,虽然他不大喜欢把这词形容在男的身上,但是说实话,看上去还有点萌。

再一次看见他是在社团招新。朴灿烈在社团不负责招人这一块儿,那天他去凑个热闹,一眼望见了抱着吉他有点拘谨的张艺兴,看不出来,这张艺兴还会弹吉他啊,外表看着不是这种属性的啊。

图书馆那天,朴灿烈没课,闲着没事儿就去那里找几本书看看顺便装装文青。他找着本名气挺大的小说打算靠它消磨消磨时间。阅览室没位置了,他就站在一排书架前面翻看了两眼。

咔嚓——

快门声伴随着书架对面什么东西摔在地板上的声音。朴灿烈心想着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四处张望了一下,把书往书架上一放。过去一看是那眼熟的学弟,捂着脸坐在地上,手机放在一旁。

朴灿烈蹲在张艺兴身前,张艺兴只露一双眼睛跟他对视了一眼,眼神亮晶晶的,依稀还泛着点儿水光。

朴灿烈愣了一秒钟,用余光瞄了一眼,他隐约能看见发亮的屏幕上偷拍他的照片。

噗——他突然觉得特想笑,偷拍就偷拍,能不能稍微专业一点别调这么大音量啊。

 

朴灿烈那天是带着一脸灿烂回寝室的。

吴世勋盘坐在自己上铺玩儿电脑,朝他翻了个白眼,这刚入冬怎么就开始发春呢。

朴灿烈回敬他一个祖传的白牙笑容,你懂个啥子。

 

所以他们乐队主唱放他们鸽子的时候,朴灿烈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张艺兴。他听过张艺兴的声音,是那种略显单薄但是特别清亮的嗓音,让人听过之后印象很深。

原来主唱的声音是低沉那型的,跟张艺兴的声音大相径庭。但是朴灿烈觉得这样特富有挑战性,就问人要了张艺兴的手机号给他发了短信求他来帮忙。

张艺兴答应得很爽快,朴灿烈拿起手机,回复了一句感谢。

叮——

手机屏幕亮起,是张艺兴回的短信。

“不客气!我会好好唱的。学长你也加油XD”

朴灿烈看着那句话琢磨了很久,他想了想,把张艺兴的联系人消息调出来,用那个颜文字修改了一个新备注。

“艺兴XD”

挺可爱的,朴灿烈这么想。


 

 

Chapter 5

张艺兴不敢怠慢朴灿烈让他帮的忙,即使他可能只是病急乱投医才找到他当救命稻草的。

比赛就在第二天,留给他的练习时间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这次乐队选的曲目是一首有点久远的民谣情歌,旋律很好听,带了一点让人感觉悠远绵长的风格。

张艺兴其实心里慌得很,他很希望能在学长面前好好表现,不辜负学长可能会对他的期望。但是他心里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渐渐地蔓延出来,像是在他心头打了一个结。

学长有没有可能是……特意来找他的?

上次在图书馆那一次,学长抓到他没有骂他偷窥狂也没有删他照片,反而还和学长交到了朋友。张艺兴敢打包票,如果是……如果是边伯贤偷拍他,那边伯贤他现在肯定已经在奈何桥喝孟婆汤了。

朴灿烈会不会,也有那么一点喜欢他了呢?

张艺兴转念一想又有点泄气。他听别人私下里讲过,朴灿烈之前谈过的那个学姐,长得好看而且性格还很好,不算校花至少都能算得上系花。他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总觉得自己特矫情,和以往一样爽快表白了有什么不好,就算被朴灿烈拒绝那也舒坦了。

可是他在喜欢上朴灿烈之后,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胆小鬼。朴灿烈是舞台上的明星,但是张艺兴只能在光鲜亮丽的舞台背后才能稍微壮起胆子,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连触碰一下都不敢。他是不是有必要,也学着再积极一点。

他突然觉得有些酸楚,几滴眼泪从眼眶掉落下来掉在曲谱上。他随手抽了张纸巾擦拭,眼泪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解决问题的东西。

明天晚上的演出才是重头戏,张艺兴决定好了,如果明天演出顺利,他就跟朴灿烈表白。妈的,这回也算是豁出去了。

 

张艺兴有点奇怪,这都快关大门了怎么边伯贤还没回寝室。大家都是成年人他也懒得多管,发了条短信问了问他就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边伯贤默默地开门进来了,一只手扶着腰,一声不吭地拉开椅子坐下。

“伯贤你回来了?”张艺兴翻下床,却看见边伯贤表情凝重,一拉他还有点龇牙咧嘴的,“你怎么了?”

边伯贤转头看他,“哥……”

“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

“哥……我被朴灿烈一寝室那个小白脸儿给搞了……”

咔哒,张艺兴脑子成功当机。

——TBC.

26 Aug 2016
 
评论(4)
 
热度(38)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