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谢谢关注!:D
 
 

【灿兴】恋爱百分百

一个very短小并且烂尾的短篇,内含r18部分请未成年谨慎上车(新司机第一次开车有点...)

如果能接受请↓



张艺兴无所事事地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拿遥控器换了一个又一个频道,桌上泡面已不再冒着腾腾的热气。窗外已然落下夜幕,零散几颗星星散发着略显暗淡的光芒。

 

突然间传出了一阵音乐声,放在桌上的手机嗡嗡地振动了两下,张艺兴一般习惯用手机自带的默认铃声,唯独给那人特意设了个他们两个都很喜欢的歌当做铃声。

张艺兴坐直身子伸长手臂去够手机,按下接听后对着听筒有气无力地喂了一声。

“我出差回来了,现在在楼下。等急了吧。”对面是那人略显疲惫的低沉嗓音。

“那是,我快想死你了。”张艺兴话里带了点委屈,“我一天到晚在家没什么事干,公司又不宠我不跑通告,闲的要命。”

朴灿烈轻笑了一声,“没关系,我宠你不就行了。”

“噫!”张艺兴听完这句话倒是咯咯笑了起来,“那行,金主您在楼下等着,小的这就来接您。”

张艺兴穿着件单衣急匆匆跑下楼梯,一下子扎进朴灿烈怀里,张艺兴生得骨架有些瘦小,又不好好吃饭不太长肉,整个人比朴灿烈小了一圈。朴灿烈一只手搂着他,腾出另一只手抚了抚张艺兴有点凌乱的头发。

“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不怕冷啊你。”

张艺兴听了这话又抱紧了点儿他:“不冷,你身上暖和。”

 

 

到家后朴灿烈一眼瞥见了桌上的泡面盒子,皱了皱眉,回头问张艺兴:“你就吃这个?”

张艺兴撇撇嘴,这不是朴灿烈不在家他什么都不想做嘛。

朴灿烈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挂在衣架子上,顺手把桌上的泡面扔进垃圾桶,转身进了厨房。

“哎哎哎!”张艺兴伸手想去拦他,“你刚回来,就别做饭了嘛。我俩凑合凑合得了。”

“不行,我可以凑合,但是我不能让你一起。”朴灿烈语气坚定,“你胃不好,老吃没营养的东西伤胃,听话。”

张艺兴不说话了,傻站在厨房门口看朴灿烈弄这弄那张罗着。

 

 

张艺兴和朴灿烈在一起之前自己也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一个人来异国他乡,怀着梦想当了艺人,但是红还没怎么红就已经过气了。长久以来为了工作写歌饮食不大规律,自然也就落下了病根子。有时候胃痛发作,张艺兴脸色苍白地躺在地板上浑身冒冷汗,却只能闷不吭声忍耐。

直到他遇见了朴灿烈。

朴灿烈是某家娱乐杂志社的编辑,人年纪轻轻却已经打拼的不错。那家杂志有一次请了张艺兴做专栏,朴灿烈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那儿笑得明朗干净的张艺兴,朴灿烈一下动了心。后来他追到了张艺兴。张艺兴搬来跟他一起住,朴灿烈在他胃疼的时候会给他烧热水灌热水袋,还会把他圈在怀里轻声地安慰他。虽然事业依旧没有什么大发展,但张艺兴突然觉得,生活不再是那么辛苦了,他有朴灿烈,全世界最好的、独一无二的朴灿烈啊。

 

 

愣了一会儿神的功夫,朴灿烈煮好两碗汤面端了出来。“你吃点,这个比泡面好多了。”

张艺兴坐在饭桌旁边,用筷子拨拉了两下碗里的面条。

朴灿烈看他不说话像是在发呆,用手指头戳了戳他的额头:“想什么呢。”

“没什么,我在想,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张艺兴眨眨眼睛,眉眼弯弯地笑了。

“傻子,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朴灿烈认真地注视着他的眼睛,“你这个人,太不会照顾自己了,离了我你可怎么办?”

张艺兴吐吐舌头,对这话不置可否。

 

 

他的张艺兴在外面看上去是温柔明朗的,给外界媒体一种乖顺艺人的印象,其实他也很可爱却磨人,在某些部分甚至让朴灿烈觉得他像个孩子。比如张艺兴特别爱挑食,不爱吃蔬菜,有时耍起赖来非要朴灿烈亲他一下才愿意乖乖吃菜。又比如张艺兴喜欢电子游戏,有时朴灿烈下班回来看见他光脚坐在地毯上咋咋呼呼地打游戏,脸上是激动又兴奋的神情。

张艺兴真的,超可爱啊。朴灿烈每次看见他这些小细节都会嘴角不自觉上扬,感觉心头被小猫挠了一下,甜美又心痒痒的,让人忍不住去用满腔的爱照顾他。

 

 

吃完之后朴灿烈收拾了一下,在厨房把碗洗了。张艺兴突然从背后抱住他,软软地蹭了他两下,朴灿烈顿了一下,放下碗用衬衫下摆擦了擦手上的水珠,回身回拥住了张艺兴。朴灿烈浅浅的呼吸扫过张艺兴垂在额前的刘海,张艺兴下垂着眼角看他,两只手勾住朴灿烈的脖颈,抬起头去吻他。

 

 

刷卡上车👉http://www.jianshu.com/p/91094136ef5b

 

 

朴灿烈抱张艺兴去浴室清理了一下,再回来时张艺兴已经沉沉地睡着了,脸颊不自觉地抿出一深一浅的酒窝,头发有些湿,脑袋抵在朴灿烈胸膛。朴灿烈给他盖上被子,伸出手理了理张艺兴额前的碎发,眼里是化不开的缱绻爱意。

我的张艺兴啊,我的恋人,真是百分百的可爱。 


—Fin.

17 Aug 2016
 
评论(5)
 
热度(52)
© 夏鹿 | Powered by LOFTER